《社論》兩岸的人性愛與恨

一個禮拜前,台灣發生北投文化國小女童遭割喉悲劇,台北榮民總醫院徹夜搶救,一度恢復了呼吸心跳,但後來病情急轉直下,第二天女童還是不幸死亡,榮總兒童醫學部主任宋文舉事後接受採訪,一度哽咽說不出話來,充分表現出視病如親的同理關懷以及醫療倫理的專業素養。

兩天之後,在大陸湖北省的長江流域,發生了郵輪瞬間翻覆下沉意外,船難發生兩天多時間,雖有少數乘客獲救或證實罹難,但大多數乘客仍陷在翻覆的船體之中,生死未卜。而在兩天多救難行動中,參與救援的海軍工程大學潛水員官東,奮不顧身搶救出兩位身陷船中的受難者,甚至一度將自己比較先進的氧氣設備,讓給受難者使用,到最後情況緊迫才浮出江面,自己都受到輕微傷害,成為大家讚賞的救難英雄。

無論是台灣女童割喉悲劇,或是大陸郵輪翻覆意外,我們看到的是宋文舉醫師和官東先生的人性光輝,在這兩個不幸事件中,我們也看到台灣和大陸社會中許多人,對於受難者溢於言表的關愛,這毋寧是我們傳統文化「人溺己溺」精神具體展現。

當然在台灣發生女童割喉事件之後,也有許多針對此事的討論,有加高校園圍牆保障校園安全的呼聲,也有加重刑罰,或特別立法以唯一死刑處置特別兇殘行為的提議,對於過去台灣社會中有過討論的所謂「廢死」問題,也立時引起許多辯論,這其中有出於關愛之心理,也有出於仇恨的義憤。

近年以來,台灣逐漸有開放校園的聲音,我們也看到一些學校校門和圍牆設計的改變,這對於形塑學校「諄諄教誨」以及「親善睦鄰」社會形象,確有其正面的意義。最近女童割喉事件發生之後,由於學童安全受到威脅,社會上瀰漫一股不安氣氛,一些家長不但要求加強警力保護,對於降低圍牆高度以及校園開放,也有許多質疑聲音。

當然,學校畢竟是學生求學的場所,並不可能也不需要對社會完全開放,但是用十丈高牆圍起的學校,不但讓學生有禁錮其中之感,學校與社會隔離也悖離健康社會發展方向,再說學生也不可能總是保護於高牆之內,學校圍牆之外的安全和樂社會,才更加重要。

由兩岸最近發生意外事故的場景,都看得到人性光輝表現,也都不可避免有人性的自私和本位,在台灣我們也看到一些政治人物,為了爭取選票或政治權力,甚至會用仇恨的言語和態度,來渲染對手或他方的負面形象,這些作為所散播的仇恨因子,事實上也助長了社會的負面情緒,幫助造就出犯下女童割喉悲劇的失衡人格。

嚴刑峻法和十丈高牆,並不是遏止犯罪的萬用靈丹,說到頭,建構一個愛與寬容的社會氛圍,恐怕才是可長可久的國之大計。

“《社論》兩岸的人性愛與恨”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社論》兩岸的人性愛與恨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