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周刊】脫貧有公式? 礦工之子奪諾貝爾...

本內容由今周刊官網提供對大部分經濟學者來說,解釋自己的研究結果都是一件痛苦的事。但是今年最新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卻不這麼想。迪頓寫書、寫自傳、到處演講上課,不只傳遞知識,他也喜歡製造笑聲。他要找到人類的最終幸福。 「這是我很喜歡玩的遊戲〈憤怒鳥〉,你們玩過嗎?」在課堂上,今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迪頓(Angus Deaton),打開投影片,上面竟是〈憤怒鳥〉的畫面,台下的學生一片嬉笑。「從你們的反應,我猜大家都玩過。現在,我要用〈憤怒鳥〉來解釋宏觀經濟學出了什麼問題。」迪頓說。 在試錯中找方向差點被劍橋退學  69歲的迪頓打著領結,一派老英國紳士風格;但他的腦袋,卻一點也不傳統。 「我是一個經濟學家,但是我玩起〈憤怒鳥〉,不會比4歲的小孩輕鬆太多。」一個〈憤怒鳥〉關卡,在宏觀統計下,變數太多,可以有接近無限個結果。「若用宏觀統計學找到解方,這是多麼大的噩夢啊!但是我4歲的孫女卻試個4、5次,就找到解法過關。為什麼?她用的是反覆試錯法(Trial and Error),這就是宏觀總體經濟的盲點。」 在迪頓35年的研究生涯中,就是抱著玩〈憤怒鳥〉的精神,踏實地從微觀個人資料著手。迪頓和其他經濟學家不同的地方,在於他看的不只是經濟,而是拿著顯微鏡研究人類幸福。「只有在了解人與家庭之間的差別及因素,這些因素如何引導到消費行為,才能有宏觀的資料。」瑞典皇家科學院在聲明中說。迪頓貼近現實世界,讓他的研究也受到廣泛應用。我們今天熟知的「物價指數」、家庭收入和消費之間的關係,到印度的貧窮問題,都是迪頓的研究重心。而他的目標只有一個:能夠解釋人類幸福的「萬能公式」。 蘇格蘭出生的迪頓,人生也是在試錯法中找到方向。「我的父親從小在礦坑工作,他竭盡全力,要讓我走不一樣的路。」迪頓在一篇文章中說。因此,即使學費遠超過薪水,迪頓的父親仍咬牙讓他受教育,從愛丁堡的學院、最後上了劍橋大學。迪頓和他的妹妹,是家族中唯二上大學的孩子。 但迪頓並不是好學生,「我主修數學,卻對數學沒興趣,我想當一個瀟灑的哲學家。」迪頓說。結果他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打牌與喝酒,直到有一天,他被導師叫進辦公室:「你現在有兩個選項:退學、或是停止假裝你在上學。」迪頓說:「我真的不想再念書了,但是不知道怎麼向父親解釋。」迪頓最後選了數學的折衷之道:經濟學。在走投無路中,迪頓意外發現此生的志業。(文/楊卓翰)() 你可能也會感興趣》請問李開復:當你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你恐懼死亡嗎?拒絕諾貝爾獎的沙特政大4人小團隊 這樣打敗全球精英 

本文出自《今周刊》982期

【蘋論陣線】:最新評論及獨立媒體每日總覽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

“【今周刊】脫貧有公式? 礦工之子奪諾貝爾...”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今周刊】脫貧有公式? 礦工之子奪諾貝爾...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