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資報導】《糧家賦女》立夏:老農飛鳥物...

本內容由環境資訊中心提供作者:李慧宜根據傳統農民曆的分類,一到立夏,就宣告春天已經過去,夏天,從這一天開始算起,可是過去的農民曆,是針對中國黃河流域的氣候和環境,所累積的農業生活指標,不見得完全適用遠在台灣南島的山城美濃。然而,關於四季和二十四節氣的農村變化,其實也正在老人們的手上,悄悄地建立著屬於南台灣的經驗模式,像是昨晚洗碗的時候,婆婆就在我身邊喃喃自語著,「每年啊,只要到了這個時候,就很怕下雨會影響授粉,可是又很需要圳水灌溉稻田!」她那農家人的口吻,透露的就是穀雨到立夏這段期間,鋒面和梅雨所帶來的不穩定氣候。現在的美濃,稻子正進入開花結穗的階段,稻田需要大量灌溉用水,可是卻遭逢難得一見的台灣大旱,高屏溪川流量屢屢創下有記錄以來的新低點,耕地位在水尾的農民,日等夜等等不到圳水餵飽田地,甚至還有農民為了搶水互毆,拿著刀棍相向對罵。上個星期某天,一早七點多,我載著老二小樂樂到保母家,路上行經中壇地區的稻田。遠遠地,一道道閃光映入眼簾,一會兒,咻~碰、咻~碰的沖天炮,把還在睡夢中的孩子嚇哭,仔細一看,我笑了出來,原來是稻子結穗的這個時期,農民又開始跟麻雀開戰了!我把車子往向鳥兒宣戰的農民田邊停靠,拿起相機走向農民小聲問,「阿伯,你又要嚇鳥了喔?」他沒回我,我再靠近些差點被嚇得魂飛魄散,原來我剛剛是對著稻草人說話呢!兩分地的稻田,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田邊四周都圍上彩帶和三角旗,稻田和水圳之間立著穿上卡其襯衫的稻草人,這片稻田是住在下庄的姓林的老農民所有。站在灌溉水圳這一頭的林阿伯說,「我跟我太太啊,從禾仔開始灌漿(註1)就來驅鳥兒了!我站這裡負責放炮,她站排水圳那裡負責敲鑼打鼓。」我實在打從心底佩服這對老夫妻,他們分工清楚、執行確實...

(閱讀完整圖文報導)


【加入環境資訊中心粉絲頁,掌握環境新知!】

“【環資報導】《糧家賦女》立夏:老農飛鳥物...”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環資報導】《糧家賦女》立夏:老農飛鳥物...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