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四壯集-不甘願

中國時報【☉阿潑】

看了一齣韓劇,劇中一名電視記者出現在一個罷工場合,當時所有記者都忙著捕捉抗議畫面,並等著資方出面召開記者會。這名記者穿過了持拿盾牌的鎮暴警察,直往抗議群眾面前走。一位婆婆趕緊在這記者面前跪下,求他救救兒子:「我兒子自焚了。」

「嗯,我有聽說。」

「可是我不知道他為何要自焚,為什麼非要自焚。」

這記者於是丟下這些應該拍攝的鏡頭,轉身就走,來到了醫院。婆婆的兒子燒傷嚴重,無法說話,見這名記者出現眼前,便叫太太取出一個紙板,上頭是他早已寫好的心聲。「他已經寫很久了,一直等著記者了解工廠背後的問題,卻始終沒有一個記者來。他等很久了。」

紙板上寫著:「為什麼我要自焚?因為沒有媒體願意替我們發聲,我要這麼做才能吸引媒體注意。卻還是沒有媒體來。」

這種世人看來過分激進的舉動,其實就是這工人的怒火,他的「不甘願」,他不甘願欺騙不被戳破,事實不被看見,他不甘願所有的忽略,於是將自己投身火光,希望照亮真相。

在台灣歷史上,也有許多人以肉身衝破限制,讓社會看見訴求,聽見怒吼。鄭南榕就是焚身來呼喚言論自由。台灣似乎是如他所願,擁有了無限制的言論自由,但卻不見得就能讓人聽見弱勢之聲。還是只有肉體,用肉體與體制搏鬥,與顢頇官僚搏鬥,與不公搏鬥。

例如樂生療養院與守護它的青年們,多年來輪番在各公部門、政治人物現身場合,爭取樂生院保護與院民的權益,數次被警方強制驅離、逮捕。那些男孩女孩們時常被警察勒住脖子,或是架離現場,形體在這之間常是狼狽而扭曲,但表情一貫堅毅。

只是人們讀不懂,那些行為舉措總是適宜的好市民總說:「為什麼那麼愛抗爭呢?」媒體主管說:「不要理他們,他們就是愛鬧事。」政治人物更直接:「國家利益,你咁賠得起?」

但一個個頭嬌小的青年被問起為何要這麼做?「這些阿公阿嬤就像自己的祖父母一樣,看到他們這樣被對待,誰能夠忍受?」有太多解答太多事實在這爭議間,可是無人理睬,不被看見,他們只好以肉身說話。

被忽略的何止這些人這些事,例如高雄反五輕、反對重工業的人們被當成暴民,反核將近30年的貢寮人,一直以來也被媒體與社會視為「暴民」,但這些年反核聲浪愈發升高,媒體輿論轉向,將鏡頭朝向反核名人,這些始終堅持不懈的居民只有豆干那麼一小角的版面。投身反核運動的社運青年說:「如果不是貢寮人,核四早就運轉了。」

看著這些一路挺過來的人,不禁自問,輕鬆在網路寫評論說這說那又要戰爆誰的人,究竟有沒有摸過自己的心,想像自己到底做過些什麼,奮戰過什麼,不甘心些什麼?

所有的不甘心,都是在對抗社會的健忘。那些社會行動也都是在用身體吶喊著所有的不甘願

鹽寮反核自救會前會長吳文通終於登上媒體,說了自己的故事,那篇報導標題只有三個字:「不甘願」。

“三少四壯集-不甘願”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三少四壯集-不甘願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