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的共識,我們的毒藥

在已經有多名國民黨主席或名譽主席登陸的背景下,朱立倫的這趟朝貢之旅了無新意。兩岸媒體挖空心思才找出了一個朱習會的特色:朱立倫是國民黨在台灣作為執政黨期間,第一位赴中國與共產黨黨魁會面的國民黨黨魁。

 

然而,國民黨雖然是執政黨,其執政已日落西山、奄奄一息。作為執政黨的黨主席的朱立倫,在北京享受的禮遇甚至遠遠不如當年作為在野黨的黨主席的連戰和吳伯雄——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的福建廳接見朱,連台灣廳都吝於一用。由此可見,在雄才大略的習武帝心目中,台灣的地位不過是在清朝全盛時期歸屬帝國的一個小小番邦,連一個省的地位都不具備,只能算是附屬於福建的一個地區而已——連一個巡撫都不必派遣。

 

習近平先聲奪人,在會晤中提出了雙方建設「兩岸命運共同體」的5點主張:包括堅持「九二共識」、深化兩岸利益融合、兩岸人民「心靈溝通」、國共兩黨增進政治互信、兩岸共同促進中華民族復興等。習近平的五點主張,是五顆連糖衣都舍不得包裹的毒藥。滿臉橫肉、匪氣十足的習近平,就是要強迫台灣把這五顆毒藥含淚吞下去。

 

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會計遇到流氓,也就只能低三下四、唯唯諾諾了。如今,朱立倫手中連一張談判的籌碼都沒有,這場會面也就成了習近平自編自導自演的獨角戲。朱立倫本非開疆拓土之雄主,而是勉強守成的技術官僚,內部受馬英九及國民黨各大豪強門閥之牽制,外部則是民進黨兵臨城下以及太陽花世代公民意識的覺醒,內外交困,他已然是國民黨百年以來最弱勢的黨主席。面對氣焰熏天之中共,這位縮手縮腳的國民黨主席,寧願自己是個兩袖清風的教授和老師——他在上海復旦大學演講的時候,不經意間流露出了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

對於龍行虎步的習近平,既然不能曉之以理,就只能動之以情了。於是,朱立倫在三跪九叩之後,祈求習近平高抬貴手,賞賜一點國際空間給台灣。然而,就連亞投行這個中國自己打拼出來的「國際空間」,中共都不願讓台灣用「中華台北」的這個慣用名加入,睥睨天下的習近平哪裡會在意國民黨這群孤臣孽子的感受?儘管朱立倫信誓旦旦地表示,2005年之後,國民黨已經把九二共識納入黨綱,習近平仍不為所動,沒有給出任何具體承諾。

 

而習近平的五點主張,虎虎生風、招招致命:第一,九二共識原本就是子虛烏有的「皇帝的新裝」——若是共識,何須「各表」?沒有「各表」,就成了中共自說自話:中華民國早已在一九四九年滅亡,台灣的地位必須是中國的一個省。台灣人民能接受這樣的共識嗎?台灣人民可以通過公投來表達他們的意願嗎?

第二,所謂兩岸利益融合,無非是吳介民所謂的「兩岸政商集團”這個特權階層的利益融合。台商登陸和陸客登台,台灣普的通民眾并沒有直接獲利。相反,負面效應一一呈現:陸資或准陸資(如旺旺集團),控制傳媒,洗腦有術,成為顛覆台灣民主價值的「第五縱隊」;由於中國房地產市場即將崩盤,陸資湧入台灣炒房,使台灣房價直線上升,在地人和年輕世代反而被剝奪了最基本的「居住正義」。

 

第三,兩岸人民能夠心靈相通嗎?獨裁文化和民主文化從來格格不入,東西德和南北韓有過心靈相通的時候嗎?除非中國共產黨放棄「一黨獨裁、遍地是災」(抗戰後期,共產黨在《新華日報》上譴責國民黨的社論中的名言)的統治模式,完成民主轉型,拆除瞄準台灣的兩千枚飛彈,公開宣佈放棄對台使用武力,兩岸才有可能成為親密的兄弟之邦,兩岸人民才能實現心靈相通。

 

第四,國共兩黨增進政治互信,這倒是「習五點」中唯一的實話。國民黨早已放棄了反共抗俄、殺朱拔毛、光復大陸的遠大理想,將九二共識納入黨綱,也就意味着國民黨願意做中共的「兒子黨」,像那些在人民大會堂裡面對共產黨畢恭畢敬的花瓶黨——「八大民主黨派」——那樣,做個被保養的小妾,飯來張口,衣來伸手,豈不快哉?從此不必再念叨「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緊箍咒了。

 

第五,兩岸共同促進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更是一個連習近平自己都不相信的彌天大謊。首先,中華民族本身就是一個偽概念,根本不符合現代科學對「民族」這個概念的定義。就連最早提出「中華民族」這個說法的梁啓超,在晚年也否定了這個生造出來的概念。其次,中共的高官顯貴當中,沒有一個對中國的未來有信心,八成以上的富人都已移民歐美,就連習近平本人都將女兒送到哈佛大學唸書,又有什麽資格要求別人爲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個虛無縹緲的遠景而獻身呢?

 

共產黨從來都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朱立倫的算盤打得再好、打到了美國博士的水準,若不明瞭中共的這一本質,就只能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最後亡國滅種、身敗名裂。

 

 

“你們的共識,我們的毒藥”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你們的共識,我們的毒藥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