倖存者談集中營 「根本就是瘋人院」

「那裏有很多很多的屍體、堆積如山,全部屍體都已被餓成皮包骨,但在屍山的頂端有個赤裸女人,和其他死屍一樣,女人瘦如骷髏,她在撫摸一具遺體的頭顱。」倖存者想起奧斯威辛(Auschwitz)集中營的地獄慘況,歷歷在目:「感覺強烈到永難磨滅。」

巴內思婆婆(Edith Baneth)說,抵達前她根本不知道奧斯威辛是什麼地方,然而一抵達就看到死屍堆積如山:「門一開就聽見無盡的尖叫及狗吠聲,根本就是一座瘋人院。」她指這是納粹軍的策略:「他們的策略就是要嚇怕你,讓你害怕到無法清晰思考,像被驅趕的動物一樣。」

而另一倖存者波拉克(Susan Pollack)坦言,她獲救時身體狀況極差,因肺結核、傷寒和嚴重營養不良而需入院治療:「解放時,我就像是個活死人,無法行走,感覺隨時會死。」

不過10歲時與媽媽及姊姊被送入營的克呂格(Susan Kluger),因為家人都死在毒氣室,讓她更珍惜之後的每一天:「當你到過地獄僥倖回來就知道,沒有事情比活得開心更重要。」(於慶中/綜合外電報導)

“倖存者談集中營 「根本就是瘋人院」”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倖存者談集中營 「根本就是瘋人院」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