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

六四香港攤牌

一九八九年北京六四屠城的第二十六週年,由香港市民支持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舉辦的紀念活動,首度出現了香港專上學生聯會退出舉辦的情形。專上學聯是香港雨傘運動的領導者,雨傘運動未能改變香港政治改革方案關於小圈圈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候選人的既有內容,乃倍受香港本土派的批判,數個大學退出學聯,而學聯也只好對六四告別。對六四告別,並不如中華人民共和國所預期的,是在政治上對於北京中央人民政府的屈從,而是更加深遠的中港民族關係的裂痕和感情上的淡漠疏離,此事顯示,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依照〈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落實港人高度自治誠意的懷疑,已經讓香港人民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認同開始產生動搖,換言之,香港城邦意識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眼中的香港獨立意識已經在醞釀當中了。

在維園六四會上,包括香港城市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理工大學等校學生會共同提出了香港修憲的主張,所謂香港修憲,實即制憲。〈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對於香港自治僅有第三十一條的概括條款,授權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香港基本法〉決定之,因此,理論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框架,只要全國人大修改或甚至廢除〈香港基本法〉,香港高度自治的空間就會進一步受到緊縮乃至根本取消。香港修憲的主張,旨在使香港人民對於自治憲制的根本大法,在一國兩制的前提下擁有自治立法權。在一般國家,地方自治權的保障乃屬於憲法保留事項,通常由憲法和地方自治基本法來共同維護,而在聯邦制國家,分子邦的自治權更屬固有權限,為了避免中央政府的藉故剝奪,分子邦對於與其自治權相關的中央立法,尚擁有立法權或立法否決權,在此一架構下,分子邦或地方自治體則對於自治組織與財政擁有自治立法權。

香港的一國兩制架構,全依中央立法,香港人大代表在全國人大對於攸關香港自治之事項毫無否決權,香港人民對於〈基本法〉,除了香港人代相較於全中國大陸人代席次不成比例的修法參與,別此毫無任何置喙之餘地。香港修憲的主張,意謂著香港人民希望對於香港自治問題擁有發言權和決定權,修正〈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或許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但以修憲或制憲的法制方案,完整地表達香港人民關於自治的主張,正可對照出現行香港憲制與立憲主義下一國兩制精神的相違之處,但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勢必將香港修憲視為變相的獨立。

香港反思臺灣,吾人當知臺灣人民擁有自己的國家與憲法,至少在法制上擁有完整的國民主權,是一件多麼難得的事。我們也希望當全球關心中國民主化的人們在紀念六四的同時,也能體會何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巨大幽靈的陰影下,臺灣人民會如此對於中國統一感到疏離和荒誕。

然而,香港政改正面臨最後攤牌局面,北京的態度立場強硬一如往昔,紋風不動,可以想像的是,一旦政改破局,一切依北京原先的統治意志,則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不滿的香港人,在用手投票無人理會的情況下,必然會選擇以腳投票。民主進步黨主席蔡英文日前以總統候選人身分訪問美國,以民主重新界定臺灣的立國精神和戰略價值,但臺灣民主對於華人與全球民主的重要性,是需要經過現實政治的考驗的。蔡英文是〈港澳關係條例〉的主要起草者,她對於香港問題有一定的熟悉度。如果香港政改失敗,導致中華人民共和國展開對於香港泛民主派的報復措施,我們認為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後的另一波移民潮即將爆發,我們想請問於準總統蔡英文的是,您是否仍主張難民法的立法,或者對於香港人民在臺灣保留後路的集體移民有無任何準備或者規劃?

 

“六四香港攤牌”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六四香港攤牌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