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民祭儀前獵山羌 獲判無罪

花蓮卓溪鄉宋姓男子等4名布農族原住民,因獵捕保育類動物山羌遭起訴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但花蓮高分院認為,高等人是為了小米祭儀活動打獵,符合該法基於傳統文化及祭儀所為捕獵的除罪化條件,判決無罪。最高法院支持花蓮高分院駁回檢方上訴,成為首宗因祭儀獵捕保育類動物獲判無罪確定案件。

判決指出,宋姓男子等人2012年間駕車到台東長濱鄉山區,以土造長槍、席格丁、鋼彈、鉛丸狩獵,捕獲10隻山羌後下山遭警攔查,因而吃上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及野生動物保育法非法獵捕保育類野生動物罪官司。

高男等人一、二審被法院以供作生活工具之用持有自製獵槍為由判處無罪,但狩獵部分被依非法獵捕保育類野生動物各判刑 6月。高男等人不服上訴,主張為了慶典與文化傳承才打獵,律師也認為應符合野生動物保育法第21條之 1除罪化範圍,最高法院將案件發回花蓮高分院更審。

更一審審理發現,高男等人入山打獵的確是在2012年 6月18日舉行的小米祭儀活動前夕,而該活動為了使傳統農作小米文化深入各社區發展,計劃活動期間由男人上山打獵,返回社區前吆喝「報戰功」,由婦人準備釀好的小米迎接並烹煮獵物與族人分享,眾人齊唱「八部合音」,延續布農傳統狩獵文化。

合議庭指出,野生動物保育法第21條之 1規定,台灣原住民族基於其傳統文化、祭儀,而有獵捕、宰殺或利用野生動物之必要者,得以除罪化,確立保護原住民傳統狩獵文化優先保護的原則。

合議庭認為,除罪化規定未細分「一般類野生動物」、「保育類野生動物」,卻又規定即使因文化祭儀需要仍得申請許可才能獵捕「一般類野生動物」,有隱藏性的法律漏洞,但只能透過修法彌補,不能因此限縮對被告有利的適用。

合議庭更指出,依農委會頒定原住民得因文化祭儀需要獵捕的野生動物種類,包括珍貴稀有的台灣水鹿與長鬃山羊,因此不應限縮解釋除罪規定僅限「一般類野生動物」,基於原住民族文化已提升到受「憲法」保障層級,認定其所規定的野生動物涵蓋一般類與保育類,據此改判4人無罪

“原民祭儀前獵山羌 獲判無罪”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原民祭儀前獵山羌 獲判無罪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