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

台灣在詩中覺醒56

博愛           /海瑩

[nop]博愛是斯土的精神

我們不會也不肯背棄它[/nop]

[nop]一些四肢無缺

把心思花在巧扮的

乞者

何妨給他些許銅板

畢竟 只是個人生活方式[/nop]

[nop]而

一些日夜悍衛銅像的人

漸漸地

以為自己就是銅像

我們當仁不讓要提醒

挽其於

不義與自毀的邊緣[/nop]

[nop]親愛的鄉人啊!

凡是生活於斯土、成長於斯土的

不分東南西北

不分聰明、才智、平庸、愚昧

都是斯土之子

只要不是專開倒車的國鼠

只要不是專咬布袋的家鼠

都被尊為

斯土的主人[/nop]

海瑩(1949—)本名張瓊文,台中大雅人,現居台北。畢業於文化大學中文系,現為自營公司負責人。著有詩集《敲窗雨》、短篇小說集《沉鬱的下午》,詩作纖細溫柔,流露女性詩情,也有批判政治不公不義與針貶社會的視野。在台語詩的創作呈現她的本土意識。

〈博愛〉既是自我的肯定,也是包容的精神。以臺灣這塊土地為場所,不只對一些巧扮的行乞者有寬容的一面,即使對於因悍衛銅像而自以為銅像的人,也只提醒、挽其不義與自我,這是臺灣人善良的一面,指謂的是社會以及政治現象。詩人向自己的鄉人呼籲要包容生活於斯土、成長於斯土的各式各樣人,只批評了「開倒車的國鼠」和「咬布袋的家鼠」意指的是政治上的政治上的反動劫掠者和共犯結構體系的自己人。寬闊的胸懷包容這塊土地上不分先來後到,不分東西南北的人們。既具主體意識,兼有包容的心。

“台灣在詩中覺醒56”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台灣在詩中覺醒56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