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農地世界最貴 真正的農民買不起

蘭陽平原上違規農舍遍布,遠眺仍可見龜山島,但農田地景已不再。(圖/田菁提供)

《良田種豪宅》系列報導一

文/蔡百蕙、張語羚

「現在帶你看的就是被農舍包圍的區域,7年前這裡還是一片農田,沒有這麼多房子,只有這2棟,後來就慢慢地冒出來了,」三年前返鄉務農的田菁,指著租來的水田四周長出的一棟棟農舍說道。這些種在宜蘭員山鄉水源區的農舍,一棟比一棟還誇張,看得記者驚嘆連連,田菁卻覺得未免少見多怪,笑著說:「這還不是最豪華的。」

果然,接著開車一路上山,俯視整個蘭陽平原,才發現農田挖來蓋農舍的問題,比原本想像的還嚴重。這一天天氣晴朗,田菁走到山腰旁、往下一指,「你看這個大湖,旁邊那個橋以前是平房,我小時候常常回來這邊,到阿公家玩,現在地貌已經變很多了,跟我小時候的印象落差很大,以前路沒有這麼多,開這些路以後,就讓想要蓋房子、買賣房子的人變得非常方便。」

三年前返鄉務農的田菁,非常痛心宜蘭美好的農村地景,如今被一棟棟的豪華農舍所取代。(圖/記者蔡百蕙攝)

確實許多道路的開通,便利了豪宅農舍的炒作,而其中最重要的一條路就是雪山隧道,雪隧通車不到10年,宜蘭已快被台北人買光了!宜蘭縣長林聰賢說,從台北的水泥森林過來,出了雪山隧道就豁然開朗,都市人追求田園夢都跑到宜蘭來,田間長出的一棟棟農舍,60%在三年內就移轉,買的幾乎都是台北人。

田菁指出,2000年農發條例修訂後,0.25公頃的農地就可以自由買賣,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投資客開始買農地蓋農舍,「台北買不起,就到鄉下來買,風景又漂亮,又沒有空污。」從半山腰俯視自己的稻田,她指著附近一處以農舍名義興建的大型豪華民宿,說道:「這些草皮停車場加上樓房,按理要符合1/10的規定(農舍用地不得超過每筆農地面積百分之十),隔壁那棟也是民宿,更扯中間挖空蓋了一個大游泳池,這樣有符合規定嗎?」

依農舍興建辦法,佔地不得超過每筆農地面積百分之十,然而許多農舍超限使用,還擴建游泳池和停車場等,明顯違規。(圖/記者蔡百蕙攝)

就在記者隨李玉菁田間四處竄,欣賞台灣特產的豪華農舍時,另一名綽號「茶」的小農夥伴正在水田裡彎著腰辛苦地補秧,稻田一旁高三層樓的農舍,明顯地遮住了稻田的日照。李玉菁表示,農舍影響農作的日照問題還算其次,最嚴重的問題是,農地被當作建地炒作,「我們新佃農沒有資金,年輕人想要務農,沒有那麼多的資本去買土地,根本就不知道地主什麼時候想要易手,中止租約。」

台灣農地被炒到多貴?「差不多每公頃1500萬元,世界第一!」守護宜蘭工作坊發起人李寶蓮說,台灣農地之貴,甚至是第二貴的日本的五倍,而且遠遠超過歐美等國,「炒作成建地,人家就去蓋房子,幹嘛租給你耕田?」

農田上一棟棟豪華農舍,嚴重影響農作日照,農地當建地炒作,更使得農地高漲,農民根本買不起農地。(圖/記者蔡百蕙攝)

來宜蘭耕田已三年多的阿斐,今年初就碰到這個情況,「一塊租來做了三年的地,在三月春耕正要開始前,地主忽然說把地賣掉了,不能做了!」阿斐於是趕緊去詢問新地主,要不要讓她繼續耕作,外地來的新地主卻表明了打算蓋農舍,阿斐只好硬生生地,在草都除了、秧苗也備好了的情況下,中止了原本的農耕計畫。

農地當建地炒作,於是良田就這樣一塊塊流失。記者去看阿斐已進行友善耕作了三年的地,如今正在填土,在這塊靠山的沃土上,正要種下另一棟豪華農舍。

阿斐已從事友善耕作了3年的地,忽然被地主賣掉,外地來的新地主已打好地基,準備種下另一棟農舍。(圖/記者蔡百蕙攝)

農地炒作的風氣下,宜蘭已損失了許多良田。文化大學建築與都市設計系教授楊重信指出,以宜蘭現有7600棟農舍來計算,「1公頃可以蓋4戶,7600除以4等於1900,就是破壞了1900公頃的農地」,而就算依現在法規,「每筆農地面積只有1/10拿來蓋農舍,剩下的9/10也沒在做農業,幾乎全毀了!」

新農們面對如此嚴酷的耕作環境,有沒有打算要放棄?李玉菁反問:「在都市的生活會更好嗎?」從小在農村長大的她,對農村有著根深蒂固的情感和記憶,「農是很重要的根本,把農地保留住最重要,」當大家把地換成建物、換成房子,蓋了房子就不可能種東西,這個過程是不可逆的,良田農地只會愈來愈少!環境已經不能再糟了,不趕快救,下一代怎麼辦?

“台灣農地世界最貴 真正的農民買不起”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台灣農地世界最貴 真正的農民買不起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