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曉渡:直白汪國真 留下時代記憶

旺報【記者李侑珊╱綜合報導】

「他的高度不是那麼高,」曾任《詩刊》編輯的詩歌批評家唐曉渡直言,汪國真的詩作是「恰如其分地迎合了市場需求」,主要讀者群是中學生。

唐曉渡指出,1990年代後,大陸詩壇發展位於低潮,但是汪國真卻創造出了「介於文人文化與通俗文化之間的詩歌」,即使汪國真的作品被評水準不高,卻受到大學低年級和中學生的喜愛,且「滿足了很多年輕靈魂和年輕情感的需要」。

唐曉渡認為,比起其他的詩人,汪國真的詩歌之所以受歡迎,在於其作品「明白易懂,且情感比較柔,調性比較軟」,因此能撫慰他的讀者迷茫、脆弱與幼稚心理。

回憶過去,唐曉渡直言:「汪國真早年經常捧著自己創作的詩歌,到編輯部請教,但一直不被看好,」因為汪國真在當時未達發表水準。

「快樂是人生的驛站,痛苦是生命的航程,」80後詩人嚴彬引用汪國真詩作,表示曾有詩刊編輯說,現在很多詩人都嘲笑汪國真,「但是50年以後,可能留存下來的依然是汪國真的詩。」

嚴彬說,留存下來的詩歌不一定是好的,但在1990年代初,大陸文藝思潮還處於啟蒙階段,「淺顯的東西」容易流行起來,因此汪國真的詩作雖「粗糙直白」,但不能否認他的確是「時代記憶」,對許多人產生影響。

“唐曉渡:直白汪國真 留下時代記憶”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唐曉渡:直白汪國真 留下時代記憶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