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大生拆光復校區招牌遭訴 民團聲援

日前成大校友李盈叡因不滿成大處理「南榕廣場」的命名做法,怒拆光復校區「KUANG-FU」字體,成大報警並提告,去年4月一審判決無罪但檢方提出上訴,二審將於後天開庭。台灣教授協會等團體今舉行記者會聲援李盈叡,希望檢方秉持司法公正性,在二審時判決無罪,以保障李盈叡的言論自由。
 
與會鄭南榕基金會董事李敏勇說,過去鄭南榕為爭取言論自由自焚犧牲已經過25年,但社會仍處於保守狀態,如果台灣忽視多年來對民主、爭取言論自由的努力,那將不是他所樂見的,希望法官體認台灣的進步是在許多人犧牲過程中所留下,要珍惜其結果;他也說,李盈叡為抗議校方命名不公拆字表達意見,屬於憲法保障言論自由,二審應維持無罪判決。
 
由於李盈叡正在服兵役,由他父母到場力挺。李父李玖隆代子發表聲明,南榕廣場命名事件,校方將鄭南榕為爭取言論自由的犧牲錯誤類比、甚至將南榕視為禁忌避諱,對台灣民主是一大汙辱,在諸多體制內的意見表達都遭敷衍了事,為了抗議校方的合法蠻橫他才拆字,相較於拆字後賠償校方的1200元,但成大企圖以懲罰他造成的寒蟬效應,對校內民主自由踐踏,孰輕孰重?
 
李母梁束朱也說,她絕對百分之百挺兒子,李盈叡不是容易生氣的人,學校應要思考一下,為何孩子會去拆字?並且站在學生的立場做思考。
 
李玖隆說,成大其實希望和解,並提出賠錢和寫悔過書兩條件,但卻又不斷提醒毀損罪判決就算是輕罪還是有前科,甚至隱諱地說只要有前科就會對職涯有影響,因此李盈叡賠償並寫悔過書,但悔過書道歉是針對校方,不是對校長道歉,學校還是不答應和解;他直言,久而久之「很害怕」,對他來說更是一股「暗黑的力量、很大的壓力」,更不敢跟孩子說此事。
 
律師黃帝穎說,這是一宗言論自由遭打壓的明顯案例,如果此案上訴到最高法院,判決會不利李盈叡,因目前最高法院有許多威權世代留下來的法官,外界應正視。(黃信維/台北報導)

 

標籤:舉報

相關新聞:

    “成大生拆光復校區招牌遭訴 民團聲援”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成大生拆光復校區招牌遭訴 民團聲援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