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典子 鏡頭後方的寫實堅持

紳士般的犯人

後來,林才知道在這個國度裡,女性一旦進入了男性的家中,便會被認為失去了純潔。即使最後逃過了結婚,也會在社會中遭到周圍指指點點。雖說,自己身為一位採訪者,是不被允許介入眼前的誘拐事件才對。但是,林卻遲疑自己真的可以什麼都不做嗎?

在試著與男性「犯人」們談話後,林才赫然發現,原來每位男性都既親切又紳士。而在這些男性之中,也有人根本不覺得這項「風俗」應該會被日本人批評。不過,在另一方面,卻也有些女性因為苦於丈夫的家庭暴力而自殺。雖然,綁婚實際上是違法的,但是政府當局卻始終不曾積極介入。隨著採訪越來越深入,林也益發感到混亂。最後,當她決定自己只需將一切忠實地記錄下來、然後讓這所有的複雜隨著採訪一同結束的時候,時間已經悄然過了5個月了。

結束採訪之後,林將期間所捕捉的攝影作品,發表於2013年的《國家地理雜誌 日本版》裡,並成為第一位在世界最大型報導攝影展覽「Visa pour l'Image」裡,拿下最高榮譽的日本人。

負責林的著作《寫實攝影 人類的尊嚴》(暫譯,日文原名為「フォト・ドキュメンタリー 人間の尊厳」)的33歲岩波書店編輯安田衛,在形容林的優點時說道:「林始終沒有以日本人的價值觀,去決定世界上所發生一切的善與惡。而正是因為她的沒有偏見,所以才能更加貼近受傷人們的心靈吧。」

造就林這種風格的地方,便是位於非洲的甘比亞,那是一個極權專制政府會對媒體報導進行嚴格控管的小國家。林在美國就讀大學的時期,曾報名參加了由政治學教授所舉辦的甘比亞短期研習營。當時,研習營雖然安排了各種課程及參觀農園等活動,但是卻無法讓人真正了解當地居民的想法。因此,林便決定自己一個人再當地多停留2個月,並主動要求在一家當地的報社工作。在那段時間裡,林便跟著記者四處採訪、並拍攝各種照片。

甘比亞不時都會發生當地報社的幹部遭暗殺、或報紙印刷廠被襲擊等案件,即使如此,記者們仍不屈服於威脅,到處進行採訪。一名後來與林相熟的27歲記者哈比波就曾說:「即使只能營業1天就倒閉也無所謂,將來我一定要成立自己的報社,把自己的想法完全照實地寫下來。」

在林在回到美國的1年之後,哈比波便被發現陳屍在自己的房間裡。在他死前的2個月,哈比波曾接受政府偵訊,並寫了一封電子郵件告訴林說:「情況並不樂觀。」至今,哈比波的死因仍然不明,然而在林的心裡,卻萌發了一個日益強烈的想法:「我想聽聽,那些生活在連新聞都不會報導的地方,當地居民們的真實聲音。」

永不放棄

目前,林隸屬於某英國記者經紀公司。她會依歐美雜誌等的需求提供稿件以儲蓄採訪資金,然後追蹤自己希望報導的主題,並前往世界各地進行採訪。在地震過後,林也接受了德國《明鏡》週刊的委託,前往福島縣飯館村進行採訪。在那裡,有一位因無法忍受核電廠事故避難生活、最後走向自殺的102歲男性。林最後成功地採訪了這位男性的遺屬們,並拍攝了他們的照片。

由於無法信任媒體,因此原本這位男性的遺屬們幾乎拒絕了所有日本媒體的採訪。直到半年之後,林終於以「公之於眾也是一種追思的方式」這個理由,說服了遺屬們接受採訪,並在最後透過雜誌《AERA》,傳達了他們無語問天的深層思緒。談起為何接受林典子的採訪時,已故男性的61歲媳婦大久保美江子說道:「她沒什麼特別的怪癖、也很容易相處。由於時不時就會跟我們聯絡,所以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就已經變得像自己的女兒ㄧ般了。所以我想,如果是這個人的話,就算被騙或許也能原諒吧。」

今年初,林再度前往了吉爾吉斯。如今的迪娜拉,已經相當信賴自己的丈夫,也生了一個女兒,看上去十分幸福。但儘管如此,迪娜拉依舊談到絕不讓女兒走上跟自己一樣的路。為此,林今後也打算繼續追蹤迪娜拉的生活。

雖然林的雙親總是苦口婆心地勸她說道:「不要從事這麼危險的工作,安穩地過生活吧。」但是林卻早已暗自決定,絕對不會放棄這份工作。

文章還沒有結束喔,想閱讀更多精彩內容,請訂閱2月號《新鮮日本電子雜誌》,或點這裡閱讀更多文章。

【如果您對本期的封面故事或任何的專題有興趣、並希望獲得進一步的解答,歡迎您寄信至《新鮮日本》編輯部信箱xxrb@asahi.com,或前往我們 的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asahichinese。】

“林典子 鏡頭後方的寫實堅持”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林典子 鏡頭後方的寫實堅持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