毆警案結辯 朱高正加碼罵警「敗類、飼料雞」

〔記者張文川/台北報導〕前立法委員朱高正,前年7月20日在西門町「星光百分百」紅包場,酒後掌摑宋姓女歌手,辱罵員警「猴死囝仔、傻B、猴子囝仔」,推擠、毆打員警,被上銬逮捕後還大鬧派出所,被2位員警控告傷害、妨害公務、侮辱公務員、公然侮辱,一位被毆員警事後灰心離職;台北地院上午辯論終結,定2月24日大年初六宣判。

朱高正堅稱自己無罪,說他沒有侮辱的故意,員警一到場說是臨檢,卻只盤查他一人,感覺就是來找他碴,幫店家出氣;辯說「傻B」是「傻呼呼、很不上道」的意思,他也常在電視上罵總統馬英九傻B,而紅包場內原本風平浪靜,他已埋好單,再坐5分鐘就要走了,2個警察卻傻呼呼的進來盤查他,造成後面的狀況,「這不是傻B是什麼?」

朱高正強調他是被激怒才出口罵員警,又說雲林故鄉長輩都叫晚輩「猴死囝仔」,他也常這樣叫自己的兒子、孫子,警察是小題大作、無事生波,「還敢說身心受傷害,民事求償80萬,我聽了快笑死,根本是飼料雞,經不起考驗」,朱高正愈講愈激動,加碼大罵在庭的兩警是「敗類」。

檢察官論告指出,員警盤查朱高正時,朱雖有喝酒,但尚未泥醉,卻只報自己名字,拒絕出示證件,還以「難道要我去找你們市長嗎?」顯已在對員警施壓甚至威脅, 朱高正身為前立委,也對台灣民主進程努力過,理應知道尊重法治是民主社會的重要價值,而不是依靠名人身分擺出「你不知道我是誰嗎?」的姿態對基層員警施壓,朱的犯行事證明確,請法官依法判決。

被害員警吳沛樺(已離職)、張邦寧以告訴人身分到庭,吳沛樺事發後對警察工作感到心灰意冷,辭去警察工作。2人並未當庭反駁朱高正,只在庭外簡短表示,前一次開庭朱高正都沒發言,原以為他可能已有悔悟,但從朱高正今天在法庭上的說法,證明他根本毫無悔意。

  • 前年被朱高正辱罵打傷的員警張邦寧(左)、吳沛樺(右),今聽完朱高正的辯詞,覺得他毫無悔意。(記者張文川攝)

    前年被朱高正辱罵打傷的員警張邦寧(左)、吳沛樺(右),今聽完朱高正的辯詞,覺得他毫無悔意。(記者張文川攝)

“毆警案結辯 朱高正加碼罵警「敗類、飼料雞」”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毆警案結辯 朱高正加碼罵警「敗類、飼料雞」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