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歌40:一個音樂世代的交棒

今年是台灣民歌運動40週年,音樂界除推出一系列紀念活動,也重新回首這段音樂歷史的真正價值所在。它不只是許多人美好的回憶,也因為「唱自己的歌」的風潮帶動,讓原創精神、文化自覺一直持續至今,成為台灣流行音樂文化重要基礎。正如同樂評人馬世芳所言,民歌運動象徵一個音樂世代交棒,將一個世代的歌交還到年輕人的手上,對華語流行音樂影響深遠。

◎反映文化變遷軌跡

今年的「民歌40─再唱一段思想起」演唱會,全體歌手以一首「小草」為整晚演出揭開序幕,這些當年年輕人或許沒想過,原本只是單純的愛唱歌,竟會徹底改變了台灣流行音樂發展。「小草」的力量其實一點也不小。

過去民歌20年、民歌30年,許多紀念活動回憶的成分居多,走到民歌40年,許多人呼籲應該從文化與歷史的角度看待民歌運動的意義。「唱自己的歌」就是很重要的文化意識自覺的抬頭。

當年民歌創作的題材相當多元,有創作者對於台灣這塊土地的關懷與省思,像是李雙澤譜曲的「美麗島」就唱出台灣的美;吳楚楚的自創曲「你的歌」鼓舞年輕人勇於唱出心中想法;「龍的傳人」描寫民族意識的覺醒等,如今台灣獨立音樂蓬勃發展,依舊承接的這樣的精神,用音樂反映社會脈動。

民歌時期到現在的流行音樂發展,其實也能看出台灣不同世代在文化上的變遷軌跡。參與民歌40回顧展的策展人熊儒賢說:『(原音)我覺得到了40年回頭看的時候,不管歷史或政治,或者是年輕一代對土地的感受,我覺得其實是連我自己都在反省。這次大家一起在做的事情都是在把過去的故事說完整,而我們可以再從裡面看到自己在文化上的變遷。』

音樂世代交棒

民歌40另一個深遠的影響就是強調原創的重要性。從民歌初期到金韻獎、民謠風、大學城,不同階段的精采民歌作品,多數都出自原創,或以詩入歌,這樣的原創精神一代交棒給一代,才能造就台灣流行音樂成為華語流行樂壇的領航者,影響全世界無數華人,甚至影響到新加坡與馬來西亞。

新加坡「新謠」運動參與者祁哲泉就指出,新加坡在1980年代初受到台灣民歌影響,刺激當時的新加坡年輕學生也開始在校園唱起自己的歌,進而帶動新加坡「新謠運動」的開展,也奠定後來新加坡流行音樂發展。祁哲泉說:『(原音)台灣民歌對新加坡新謠的影響,我想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說當時候新加坡在校的年輕人,一些學生、在學院的學生,他們也了解到原來自己也可以用吉他自彈自唱,創作自己的音樂、自己的歌曲,把自己對歌唱的、音樂的愛好再往前發展、再往前提升。』

樂評人馬世芳則認為民歌運動徹底翻轉了台灣流行音樂產業的體質,讓年輕新血走入唱片行業,打開了創作者與聽眾視野,他並用「一個音樂行業的世代交替」為整個民歌運動下了最佳註解。馬世芳說:『(原音)民歌的風潮,它讓整個唱片的行業從裡到外起了徹底的大改變 ,它讓原創精神變成一直延續到現在的共識,它開拓了歌曲創作的題材,它促成了整個音樂行業的世代交替,提昇唱片錄音和製作的工藝水準;它打開我們人、還有素人進入唱片這個行業的大門,它還落實了歌者、還有聽眾的世代自覺,就這樣一個世代的歌交還到年輕人的手上。』

台灣流行音樂若沒有民歌時期,或許會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景象,而一個音樂時代的交棒,最可貴的仍是持續唱自己的歌,唱出社會、土地的聲音,讓這樣的精神繼續傳承下去。

“民歌40:一個音樂世代的交棒”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民歌40:一個音樂世代的交棒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