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特與柏南克的驚訝

工商時報【于國欽】

老子說:「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此話有所得重分配的思想,指為政者應該要讓富人的餘裕,移轉到窮人的身上。

■實質所得係名目所得除以物價指數(CPI),由於物價長期走高,經此一除,實質所得會低於名目所得,例如102年名目所得42萬元,回到89年僅36.7萬元,若回到82年更僅31.7萬元。

去年十月競爭力大師波特來台,聽聞台灣民眾薪資停滯,直呼百思不解,無巧不巧,日前美國聯準會前主席柏南克訪台被詢及台灣實質薪資倒退一事,也表示很驚訝

波特認為台灣世界競爭力排名第18,但所得排名僅第60名,何以競爭力未帶動成薪資成長,這是讓他百思不解的地方。而柏南克認為台灣經濟成長率比人口成長率來得高,實質薪資多少都該有些成長才是,何以實質薪資會退到十五年前的水準,這讓他感到非常驚訝

所得分配出現嚴重問題

全世界大概沒有一個國家經濟持續成長,而薪資卻處於倒退狀態,會出現這個情況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所得分配出了嚴重的問題,以致多數民眾難以分享成長的果實。

我們觀察國民所得統計可以發現,每年創造出來的國內生產毛額(GDP),二十年前有51.2%分配到受僱者身上,但二十年後的今天這個比率已降至44.6%,而分配到富人的比率卻逐年升高,這個數據大概就可以解釋何以多數民眾所得會倒退的原因。

何以所得分配會出現這個奇怪的現象?原因也很簡單,我們只要看賦稅負擔率二十年來的變化即可明白,我們的賦稅負擔率在民國82年時還高達18.3%,隨後在政府減稅下,一路下滑,如今已降至12.0%,享受到最多減稅好處的自然是富人,如此富者愈富,所得分配日趨不均,就一點也不令人訝異了。

若要再往下問,何以企業有盈餘而薪資不成長,會有許多似是而非的說法,例如有人說這是全球化的結果、還有人說這是因為近年新增數十萬就業機會都落在薪資較低的行業上,也有人說這是要素價格均等化的結果(兩岸所得會漸趨一致)等等,但老實講,這都不是根本原因,世界上和大陸經貿往來密切的國家,有哪個國家的薪資會被均等化到這個地步?大概只有台灣。

台灣薪資倒退的根本原因在於政府稅制、企業文化及僱主的心態,這些因素交互影響,行之久矣,於是就慢慢被合理化,最後才會出現受僱人員報酬占GDP比率驟降至44.6%,薪資倒退的現象。

過去一年多數報導都關注台灣實質薪資倒退一事,好像我們名目薪資還有成長的樣子,事實上,十多年來我們連名目所得都是倒退的。我們查考歷年《家庭收支調查報告》的資料會發現,二十年來台灣所得收入者的可支配所得中位數,在82∼89年期間是成長的,由37.6萬元升至42.7萬元,但隨後即停滯不前,到102年仍僅42.0萬元,這是名目所得而非實質所得,若以物價指數平減為實質所得,那麼其倒退的情況就更嚴重了。

高學歷者所得 持續下滑

我們再進一步觀察研究所學歷、大學學歷者這二十年來的所得變化,也會發現所得在89年達到高峰後,即每況愈下,研究所學歷者自85.1萬元降至102年的83.5萬元,大學學歷者更由67.1萬元劇降至48.5萬元。

波特柏南克驚訝,說明所得倒退是一個不合理的現象,若執政者不發自真誠正視這個問題,台灣社會未來的變化,還會讓人更驚訝

“波特與柏南克的驚訝”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波特與柏南克的驚訝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