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棲地遭破壞 林哲安返鄉賣米、救田養鳥

不忍水鳥棲地因一棟棟的農舍而破碎化,林哲安決定返鄉幫小農賣米增加收入,保留完整農田、也搶救他最鳥的水鳥。(圖/林哲安提供)

《良田種豪宅》系列報導二

文/蔡百蕙

因為愛看鳥,卻發現田間房子愈來愈多、水鳥愈來愈少,一個不懂怎麼種田的大學生,就這樣投入友善稻田耕作,跑到壯圍鄉幫忙賣米,希望賣到好的米價,幫助保留大面積的零農藥農地,也讓冬季的休耕水田,成為適合水鳥棲息的環境,這個賣米養鳥的年輕人就是林哲安

十歲起開始賞鳥的林哲安,喜歡在宜蘭的水田間四處亂逛,兒時記憶中的宜蘭處處有完整的水田,現在卻是一棟棟的農舍。(圖/林哲安提供)


「我小時候十歲就開始看鳥,也沒有其他興趣,就喜歡在宜蘭的水田到處亂晃,那時候宜蘭到處都是很完整的水田,不像現在一棟一棟豪宅長在田裡,」林哲安說,台大森林系畢業的他,談起老家被破壞的水鳥棲地,忍不住說道:「完整的水田不只風景好,鳥也比較喜歡,現在能看到的鳥,跟以前比起來差很多,大概六、七年前開始,我家附近很多農舍蓋起來,就看不到鳥了。」

宜蘭縣違規農舍遍布,影響了水鳥的棲地環境,導致田間水鳥的數量已明顯地下降。(圖/記者蔡百蕙攝)

在宜蘭看鳥長大的林哲安,親眼見證了幾年來蘭陽平原上長出的農舍,如何影響當地的生態環境。林哲安表示,把房子集中跟把房子分散,對鳥的影響差別很大,「現在是棲地破碎化,棲地愈完整、連續性愈大,動物的生態才會愈豐富。」

林哲安透露自己最愛的賞鳥地點之一,是宜蘭礁溪的塭底,那裡的鳥原本很多,還會有黑面琵鷺來過冬,但因為靠近市區,成了率先被炒作來蓋農舍的地點,「唸國中時,看到自己很喜歡賞鳥的地方要被蓋房子了,就很難過,小朋友很天真,覺得這是鳥的地方,怎麼可以蓋房子呢?」接著就發現鳥類的數量明顯地下降。

在礁溪塭底重要的水鳥棲地上,以農舍名義陸續地蓋起豪華民宿,令林哲安痛心。(圖/林哲安提供)

鳥類的棲地因為農田廣建農舍而受到影響,「我看到最誇張還是在礁溪,都超豪華的,有的還會蓋風車,還有個塭底的大型民宿,就蓋在水鳥棲地上,何只心痛而已,」林哲安說。

僅管痛心自己心愛的水鳥棲地遭到破壞,同時間,林哲安也很清楚農舍炒作問題的根源,「不讓農民賺錢的話,我們就沒資格叫農民把地留下來,這是一個很根本的問題,沒辦法解決務農不賺錢,就沒資格叫農民不賣地。」

「這也是為什麼我要做田董米,幫農民賣米,訴求就是要讓農民透過耕作賺到更多的錢,我要從問題的根本去解決,硬性規定不能蓋沒有用,要讓他們有收入,」林哲安說。

林哲安與壯圍新南村的小農們合作,幫助行銷無毒稻米,保護農田的同時,也搶救水鳥的棲地。(圖/林哲安提供)

田董米是以一種罕見的鳥類「董雞」來命名,董雞棲息於農田四周,發情期公鳥會發出連續的「董、董、董」鳴叫,被農民稱為「田董」,近年來因為稻田農藥使用與棲地的減少,數量銳減,但是在壯圍鄉新南村仍不時可見,林哲安經常前往賞鳥,也因此結識了新南休閒農業區的主委,二人聊到水鳥棲地的保育,發想出田董米,主張無毒零農藥的耕作,保護水鳥棲地,並由林哲安以此構想行銷,賣個好價錢。

田董米推出一年以來頗受好評,今年還吸引了另外三位新南村農民的加入。林哲安表示,田董米的構想仍然需要推廣,常常有些人習慣了雅虎拍賣或露天拍賣的模式,認為今天下訂明天就到貨,會來詢問米怎麼還沒到,「我會說,你的米現在還在養鳥哦,我們是三月預購,七月才收成。」



靠著幫忙賣米,就希望農民不要賣地?林哲安坦言,即使做無毒米,收入絕對還是比不上賣地,盡量幫助農民得到合理化的收入,而不是富裕的收入,剩下的就只好靠成就感來彌補,例如,他們把米包裝地漂漂亮亮,也辦農耕體驗活動,讓一般人來參加,農民們看到大家這麼喜歡,就很有成就感,「這是一種心靈的成就感,覺得成就感無敵,不是什麼都要靠金錢。」

幫忙賣米就希望農民可以不要賣地,去炒作一棟棟的農舍,林哲安認為,成就感無敵,不一定什麼都要靠金錢。(圖/林哲安提供)

“痛心棲地遭破壞 林哲安返鄉賣米、救田養鳥”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痛心棲地遭破壞 林哲安返鄉賣米、救田養鳥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