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總編受訪 自我批判新聞處理

「紐約時報」總編輯巴奎(Dean Baquet)接受德國明鏡周刊網站(SpiegelOnline)訪問,不吝自我批評,顯得相當不尋常。

他坦承,看到史諾登(Edward Snowden)把他的新聞交給他人,令他心如刀割;此外,他也解釋紐時為何不刊登「查理週刊」(Charlie Hebdo)諷刺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畫。

以下是訪問摘錄:

明鏡周刊:身為新聞機構,史諾登不來找紐時,你們會很痛苦嗎?

巴奎:傷害很大。這代表兩件事。從道德層次來看,它代表某個要揭露大新聞的人不認為應該要找我們,這令人很痛苦。接著那也代表,按理說是那麼多年來最重大的國家安全新聞方面,我們被擊敗了。

不只是被英國「衛報」(Guardian)擊敗,因為他去找衛報,也被「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擊敗,因為他也找華郵記者。我們試圖迎頭趕上,做了一些我覺得很滿意的好新聞。但史諾登不找我們令人非常非常痛苦。

明鏡周刊:史諾登不找紐時的原因之一是,紐時拒絕刊登有關國家安全局(NSA)2004年大量蒐集情資的初步研究。這條新聞直到將近1年後才登出。延後那則報導是錯的嗎?

巴奎:我當時甚至不在紐時,不曉得那時的討論狀況。現在來看要說「紐時怎麼能不刊登那篇報導」很容易,可是我不會下評斷,因為當時我不在這裡。

明鏡周刊:有其他例子顯示紐時很替美國政府著想。例如,2011年,你們不刊登沙烏地阿拉伯無人機基地的新聞。你能就不登那些種類的新聞,為我們深入剖析你們秉持的標準嗎?

巴奎:不登無人機研究新聞是我的決定,那是個錯誤。那時的時空背景是,美國出生的激進教士奧拉基(Anwar al-Awlaki)遭無人機擊斃。我們有條新聞快截稿,中央情報局(CIA)1名高層官員來電,說明要我們不要寫無人機基地在哪。基地在沙烏地阿拉伯,我接受了。我在截稿前做了一個幾乎隔天就懊悔的決定。

明鏡周刊:你也決定不登查理週刊嘲諷穆罕默德的漫畫。為什麼?

巴奎:那真的是很難下的決定。身為新聞工作者,我最初的直覺反應是展現與被害記者站在同一陣線。因此那天早上,我決定登漫畫,但接著我讓自己停下腳步,更努力思考一下。那種特有幽默有點像是無端羞辱,但我不批評。那種特有的幽默不符我們為紐時建立的標準。

“紐時總編受訪 自我批判新聞處理”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紐時總編受訪 自我批判新聞處理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