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日本皇室給安倍的和平告誡

就在安倍即將發表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戰七十周年談話前夕,日本天皇明仁及皇太子德仁相繼對二戰發表感言,兩人的發言都被解讀為對首相安倍告誡和提醒。無獨有偶,近日英國威廉王子應安倍政府之邀訪問日本福島災區,也遭英國媒體批為「安倍的傀儡」;這顯示,國際間對安倍的軍國主義傾向深感不安。

日本皇室雖沒有政治權力,但他們的發言往往代表理性與良知的最後呼聲,也是左右日本輿論的風向球。明仁和德仁的發言,都引起日本媒體的重視與解讀,「朝日新聞」隨即據此強調學習過往歷史的重要性,「讀賣新聞」則呼籲建構未來和平發展的路徑。儘管安倍似顯無動於衷,但藉由這些呼籲,應可喚起日本社會更多的自覺。

綜觀明仁天皇過去對於二戰的歷次發言,皆只籠統地希望國民記取戰爭的教訓,勇於面對歷史;但這次,明仁不僅提及日本遵守和平憲法的重要性,也具體提到「滿洲事變」(九一八事變)的侵略歷史。不少人認為,天皇的發言,主要是對安倍推動的修憲政策抱持相當大的疑慮。

德仁在自己的生日上對戰爭發表感言,則更不尋常。德仁強調自己沒有經歷過戰爭,但在戰爭逐漸被淡忘的今日,更要「謙虛地」回顧過去,把慘痛經驗「正確地」傳遞給對戰爭沒有直接了解的下一代,這是重要的歷史傳承。日本媒體認為,德仁這段話,主要是對同樣沒有戰爭記憶的安倍意圖淡化慰安婦暴行等作為提出告誡。可見,安倍上任以來不斷試圖修改和平憲法並淡化戰爭罪行的作法,造成日本集體「右傾化」,已經讓皇室備感憂心,因此天皇與皇太子才相繼提出正視歷史、反省歷史的呼籲。

戰後至今,日本一直被侵略鄰國的歷史所苦;問題在,它一直缺乏像德國那樣深切反省的決心,不斷地狡辯、迴避,使它愈發走進右傾的死胡同。日本藉由「右翼史觀」及「皇國史觀」的渲染,築起一道自我防衛的高牆,希藉此重建大和民族戰後失去的尊嚴與自信。日本利用歷史美化自己的侵略事實,將軍國主義誇張成解放其他民族的救贖,把強徵慰安婦說成戰時的正當行為。也就在這種不斷地刪除、否定及模糊化的論述下,形成日本人自我美化的歷史觀。

日本不願正確面對歷史,主要是「恥感文化」作祟。在「恥感文化」下,只要自己的壞事未被公諸於世,就不算是「罪過」。因此,日本人一向沒有懺悔的習慣,懺悔對他們來說,似乎只是一種自找麻煩的行為。在日本,通常只會看到祈福儀式,卻沒有贖罪儀式,原因在此。

日本的「右翼史觀」,不僅隔絕了日本的戰爭世代與非戰爭世代的共同記憶,也隔離了日本與東亞鄰國,使日本成為一個孤立的亞洲國家。在右翼史觀下,日本不斷將自己過去侵略亞洲鄰國的罪行合理化,不停地為當年的暴行尋找各種藉口,他們認為過去的記憶都可以被抹去,也可以被淡忘。但他們卻忘了,每到終戰紀念日,這個瘡疤都會一再被揭開來審視,而且不停地被放大。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與哥倫比亞大學十九位歷史學者,日前在美國歷史協會期刊上發表共同聯名信,呼籲安倍政府正視日本在二戰期間所犯下的侵略及慰安婦等罪行。中國大陸更在聯合國的安理會上,倡議舉行二戰史實的公開辯論會,由中日兩國進行各自表述。在排山倒海的二戰檢討聲浪中,日本已難以迴避來自國際的政治壓力。

安倍在其「美麗的國度」一書中,自詡要讓日本成為一個正常國家。但在二戰結束七十年的今天,日本卻仍受那段歷史所苦,這絕不是一個正常國家應有的作為。日本無法成為一個正常國家,真正的原因,正是因為它不能勇敢面對自己的歷史錯誤。

安倍日前成立了一個十六人的小組,要為他的二戰結束七十周年談話提出建言。然而,天皇明仁與皇太子德仁相繼發表「要謙虛」、「珍惜和平」的告誡,其作用將在日本社會持續發酵,並造成集體意識和氛圍的轉變;屆時,安倍的一意孤行想要得逞,勢必面臨愈來愈大的壓力。

“聯合/日本皇室給安倍的和平告誡”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聯合/日本皇室給安倍的和平告誡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