陂塘雖美 如今剩荒塘

拜讀昨日民意論壇版「陂塘之美,不只抗旱」一文後,北宋雷震村晚詩:「草滿池塘水滿陂,山銜落日浸寒漪。牧童歸去橫牛背,短笛無腔信口吹。」的詩意景致隨即在筆者腦海浮現,但瞬間卻又被殘酷的現實環境給撕毀得支離破碎,因為周遭昔日陂塘之美,有朝一日終會填土蓋房,難逃荒塘悲歌宿命。

筆者居住的村子裡早期有口近一公頃的陂塘,它不僅負有灌溉、蓄水及養殖魚蝦的功能,更是村民們消暑休閒的好所在。陂塘的主人頗懂得美化環境,池中養著睡蓮與挺拔的荷花,四周栽滿了垂柳和修篁,晴朗時俯瞰波平如鏡的水面,可以欣賞妙趣橫生的倒影奇景,炎炎夏日,柳梢、幽篁都成了鳥兒、蟬兒競唱的舞台。酷熱的午后,陂塘是水牛翻滾的澡堂,村童們去除溽暑打水仗的場所,潛水時還會與陂塘裡悠游的魚兒撞個正著呢。

但隨著經濟起飛,工商業發展,改變了鄉村的產業結構,連帶的改變了村民們的價值觀,公共衛生、環保的注重皆受到冷落,這口景致宜人的陂塘首當其衝。陂塘對岸那家屠戶,趁著昏暗的夜晚,偷偷將腐壞的豬內臟往陂塘裡扔;另一家專門宰殺雞、鴨販售的大盤商,也有樣學樣的把雞毛、鴨毛往池塘丟;隔壁一家紙器廠,每天倒出一桶桶五顏六色不知是否含有重金屬的油墨水,這股歪風席捲了陂塘四周的每戶人家。

凡是家禽、家畜的屍體幾乎都理所當然的往池塘拋,更絕的是村婦們提著裝滿垃圾的畚斗,光臨池畔,使勁一甩,垃圾就像天女散花般的在水面載沉載浮。到後來連破家具、壞電器等大型的廢棄物都往池子丟,陂塘儼然成了廢棄物的墳場,垂柳、修篁遭到踐踏,魚蝦早已死光,加上長滿高過池岸的雜草,陂塘成了名副其實的荒塘。

村民收入增加後,首先想到的是住屋的改建,於是許多老舊的土角厝在建商慫恿下,一間間的被推土機推倒。不肖的營建業者為圖方便,竟然直接將一車車廢土傾倒入陂塘,過沒多久,「滄海成了桑田」,近一公頃的陂塘就這樣消失了。

最近與陂塘相關的業主均收到地政所鑑界通知書,意思是「桑田」賣了,說不定再過一年半載,「桑田」搖身一變又成了大財團「販厝」的熱鬧市街。

“陂塘雖美 如今剩荒塘”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陂塘雖美 如今剩荒塘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