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CUS/153人精神病患 手腳上銬宣稱是醫治

▲(圖:示意圖/達志影像/美聯社/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精神疾病長久以來受到正確醫療的機會遠比生理病痛少很多,尤其在非洲落後的地區,很多精神病患更因為沒有足夠的醫療設施,成為怪力亂神力量或者組織的犧牲品,有的被扣上腳鍊綁在樹上,直到有一位憂鬱症患者自己走出醫療的黑暗幽谷,發願幫助跟他一樣的病患,成立了慈善組織在提供精神病患醫藥治療之外,並幫助他們職訓找到工作,透過歸屬感的建立重返社會。

精神病患者:「誰把我鍊起來的?好痛喔。」

女人的雙腳被銬上腳鍊,她有許多同伴都跟她一樣腳踝和樹幹鎖在一塊,雙手也被綁起來,這片樹林總共鎖了153人,他們全是精神病患者,綁他們的人宣稱是要醫治他們,但怎麼醫呢?

耶穌是解答祈禱中心牧師保羅努孟維:「我們祈禱啊,上帝恩典會治癒他們。」

祈禱能夠治百病,這並非什麼正規教會當地人稱這種地方叫祈禱中心,而祈禱中心在西非地區隨處可見比方說象牙海岸。

記者vs.非洲信心教會牧師吉伯特庫亞:「你靠祈禱治療疾病?是的。有效嗎?有效啊,我們用祈禱治癒他們。病患不需要吃藥就能好?是啊。」

這位牧師跟記者拍胸脯掛保證後,立刻叫來一位號稱大病初癒三天,腳鍊剛被解開的小哥,說是讓拍攝團隊親眼瞧瞧他們祈禱中心的神力,然後鄭重請出創辦人「先知」賈克齊雅,解釋他如何替天施展奇蹟。

非洲信心教會領袖賈克齊雅先知:「首先我會要求病患懺悔,懺悔他們曾經做過的壞事請求寬恕,我們會拿聖米歇爾山牌或其他牌香水,將香水加入水中對著這盆水祈禱,然後將水拿給病患喝持續一個禮拜他們就會痊癒了。」

走到哪都能買到的香水稀釋再加七天禱告就能治百病,這還需要愛滋病或伊波拉疫苗嗎?許多這位先知宣稱惡魔退散,身心安泰的病患都被送進科托比醫學中心。

醫療中心護理員vs.聖卡米爾協會創辦人:「這也是禱告中心搜索的手段。搜索什麼?錢啊當然是錢啊。」

小小一個村子先知就多達三、四個,每位先知都開祈禱中心,這「先知」的稱謂當然是自封的,而誰把病患送來銬上腳鍊手鍊綁樹上,任其日曬風吹雨打的呢?答案是他們的家人,他們將辛苦攢來的錢進貢給所謂的先知,許多人醫學常識不足認為精神疾病是惡靈、邪魔附身。

聖卡米爾協會創辦人格罕瓜爾:「包括讓身體受苦,他們宣稱這樣能驅走惡魔。」

但生病不送醫治療卻找神棍幫忙,還有一個原因則是西非各國政府長期以來對於心理疾病的漠視。

記者vs.精神科護士艾伯特庫阿西:「在布瓦凱只有一名心理醫生,而且他負責的區域不只有布瓦凱,他負責的區域從首都雅穆索戈,遠至象牙海岸北部,這個區域涵蓋多少人口,超過一半象牙海岸人口。」

不到10%病情嚴重的患者獲得醫院治療,更悲哀的是,許多沒錢進貢祈禱中心的病患家屬,為了怕病患傷害別人,有樣學樣將把至親綁在樹幹上。

聖卡米爾協會創辦人vs.病患家屬:「我們曾經將她送到貝烏米。貝烏米??你們送她去禱告中心。」

這位先生氣憤得拿出鐵剪剪斷鎖鍊,然後將這位患者帶回這個叫做聖卡米爾協會的治療中心,先生叫做格罕瓜爾,他是聖卡米爾協會的創辦人,在這裡有專人替他們洗澡,提供衣服與食物,還有一個乾淨的棲身之所。」

聖卡米爾協會治療中心主任艾瑞克凱喬:「這是最大的房間。」

特別的是治療中心的員工,都曾是聖卡米爾協會治癒的的精神病患者,包括主任凱喬先生自己,也有一段驚嚇指數破表的悲慘遭遇。

聖卡米爾協會治療中心主任艾瑞克凱喬:「我的父親鎖住我,我被拴了10年真的很可怕,我必須尿在自己身上,大便也是大在自己身上,身體長滿爛瘡。」

同是淪落人創辦人憂鬱症痊癒是聖卡米爾協會創辦人格罕瓜爾先生,將凱喬帶回醫療中心,而事實上格罕瓜爾自己在30多年前也曾因為公司破產飽受憂鬱症所苦,所幸一名神父帶他前往耶路撒冷朝聖拯救了他,他痊癒後成立「聖卡米爾協會」希望幫助跟他同病相憐的人,目前在西非聖卡米爾協會總共經營了8間醫療中心。

聖卡米爾協會治療中心主任艾瑞克凱喬:「今天早上是粥與麵包。」

自從2005年以來聖卡米爾協會就無法提供肉類的食物,買不起床病患席地而睡,而且空間越來越擁擠,在極度缺乏心理醫師的象牙海岸,幸好格罕瓜爾先生獲得這位退休醫生皮耶桑斯的協助,只是桑斯醫生也指出由於缺乏人力與財力進行長期追蹤觀察,聖卡米爾協會有時候會有用藥過度的問題。

義診心理醫生皮耶桑斯:「如果是急性精神病發作的患者,我們卻繼續下重藥來醫治他們,那會是個很大的問題。」

創辦人自然知道問題所在只是缺乏資源,協會沒拿官方一毛錢,所有開銷都靠小額募款,協會收取的藥錢只有公立醫院的10分之1,而為了提供更好的醫療,他這幾年四處奔走懇求國際組織的協助。

聖卡米爾協會創辦人格罕瓜爾:「我在歐洲議會,我給他們看一名病患脖子被銬上鎖鏈的照片,那一天歐洲議會所有代表都流淚了,但到頭來他們做了什麼?什麼都沒有,世界衛生組織沒有提供任何協助?完全沒有!完全沒有!他們只有鼓掌。」

聖卡米爾協會過去20年來治癒6萬名精神病患者,比方說這位曾被家人雙手銬手銬拴了11年的男孩,現在不僅痊癒事業也經營得有聲有色,他一見到再生父母立刻給格罕瓜爾先生一個大大的擁抱。

聖卡米爾協會創辦人vs.痊癒患者:「你瞧瞧他做得好啊,你現在在村子裡做什麼工作?我在種香蕉,我聽說你有一大片農田,是啊還種可可。」

格罕瓜爾先生表示他的方法是讓患者有歸屬感,病情獲得控制後所有人都要分擔雜務,協會更提供患者職業訓練替他們找工作或是創業,盡力讓痊癒的患者重新回到社會。

躁鬱症患者:「工作成就一個人,沒有工作我們什麼也不是。」

聖卡米爾協會已經迫使逼得貝南祈禱中心關門,而格罕瓜爾先生接下來的目標就是多加,他希望這些害人匪淺的神棍祈禱中心能夠逐漸銷聲匿跡,而他的努力真的能夠喚起政府與國際社會,對於這些被遺忘、心理飽受折磨的人關心與照料。

TVBS網路新聞整理報導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FOCUS/153人精神病患 手腳上銬宣稱是醫治”評論: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FOCUS/153人精神病患 手腳上銬宣稱是醫治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