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國一制」是台灣人的理想願景

2015年1月底,柯文哲接受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專訪,提及兩岸不要討論「一國兩制」(One country, Two systems),而應該討論「兩國一制」(T wo countries, One system)。這個提法是柯P在訪談時針對自己坐地鐵照在中國被瘋傳、兩岸間文化價值有巨大差距的現狀提出來的。

 

柯P重點在於告訴國際社會解決兩岸問題,關鍵是制度上的一致性——在人權、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及相關制度上兩岸才有合作、和平的可能性,「一制」——自由民主制而非共產制度才代表兩岸的未來。不僅如此,「兩國一制」的提法雖著眼於當下,但卻回答了有關台灣未來的一個棘手問題:如果中國實現民主化,台灣人還要不要求獨立呢?如果中國在未來成為一個民主國家,台灣是要歸回中國形成「一國一制」、還是獨立於中國形成「兩國一制」呢?

 

台灣,有人認為中國民主化後台灣就無獨立的必要了;也有人認為即使中國實現了民主化,台灣也要獨立建國。當然,還有不少人認為中國民主化後,應該就台灣的地位進行台灣人的獨立公投或者兩岸談判等等。而這次柯P「兩國一制」提法,無疑給這個問題給予了一個答案:在未來,即使兩岸都實行了民主制,那麼台灣還是有必要和權利獨立於中國並按正常國家運作。柯P在這裡說的「一制」,顯然指自由民主制不僅在台灣、最終也在中國實現;柯P在這裡說的「兩國」是民主化後的中國與台灣國家(台灣的中華民國或者台灣共和國)。兩岸兩個國家即使在一個民主制下,也應該各自獨立運作——這就是不少台灣人永不停歇追求的終極願景。這個願景也可被稱為台灣獨立的原教旨主義,就是無論國際社會如何變幻,台灣獨立建國是未來鐵定要發生的事情。

 

從目前對柯P「兩國一制」論的各界評論看,似乎都沒有涉及該論的未來意義。民進黨發言人徐佳青受訪指出「兩國一制」論重點在於「一制」,而非「兩國」,柯文哲主張兩岸應縮短社會、文化和生活價值的落差,讓民主、自由、人權價值更接近,逐漸達於「一制」(自由民主制);而針對「兩國」,民進黨對於台灣做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中華民國在台灣已經變成是大家最大的共識表示高度尊重。就目前現狀而言,看來民進黨贊同「兩國一制」論,但對未來兩岸實現自由民主「一制」後,兩岸是否還要保持兩國,則沒有闡述。

 

而對岸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狂批柯文哲「兩國一制」論挑釁中國,並以停辦「雙城論壇」、抵制 2017 年台北世大運來要挾柯P收回該言論。從中共的氣急敗壞可以看出中共既不同意「兩國」,也不同意「一制」。首先中共一直反對「兩個中國」,更反對「一中一台」,其次中共堅決反對兩岸同時實行自由民主制,他們一直想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輸出台灣和海外,而香港實施的所謂一國兩制,實際上已經蛻變為中共國和社會主義制度的一國一制了。 「兩國一制」論不僅包含中共最怕的獨立自決價值觀,也包括了它更怕的自由民主價值觀,獨立與民主,自決與自由,這些蘊含在「兩國一制」論中的地球村普世價值,卻使中共驚嚇得魂飛魄散。

 

被中共視為洪水猛獸的「兩國一制」論,只能作為一個理想願景而存在。因為中共國實施自由民主制,尚需時日,當然更需要人民付出抗爭甚至革命的代價。台灣人提出自由民主「一制」來定位未來中國狀況,雖然有理想性,但的確是難能可貴的,這表明中國實現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等普世價值,已經成為兩岸和全世界人民共同的期盼和心聲。

 

兩國一制」論的理想性還在於它表達了部分綠營人士獨立建國願望的永恆性:即使中國實現了自由民主制,台灣人也不放棄獨立建國的理想。如同蘇格蘭、魁北克地區一樣,即使多次公投獨立失敗,也要屢敗屢戰。而目前較為多數綠營接受的兩岸關係陳述,只能是現實主義的「一邊一國」(如民進黨發言人所說的中華民國在台灣),至於中國實現自由民主制後,是否是「統」還是「獨」,並不是當下要關注和表述的。

 

超越於藍綠的新興政治家柯P, 不時也要超越一些現實主義的考量,直接提出富有理想主義的政治表達,他提出的「兩國一制」論內涵豐富、值得繼續發掘並闡釋意義,尤其是裡面對兩岸尤其是中國最終實現自由民主「一制」的期盼和願景,和台灣即使在中國民主化後,也要堅持一制下的「兩國」論,都是讓人深思並非常激勵人心的。正如聖經箴言29:18:沒有異象,民就放肆。但願兩岸人民,能不斷被異像和理想主義所激勵,實現各自的幸福與自由。

 

“「兩國一制」是台灣人的理想願景”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兩國一制」是台灣人的理想願景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