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東京尋路不得

「日本東京都西麻布2-13-19」紙條遞給了司機,差旅工作之空檔,想拜訪一間夜書店卻始終未能理解東京地址使用法。負責翻譯的友人說,司機大哥非當地人,即便是、亦難保證找到正確位置。後來終究尋址未果,不知為何不斷在轉入一條新巷子而後轉入另一條巷子……

像是迴旋,又如沉迷。

那是東京。電影《愛情,不用翻譯》裡,那些被靜靜淹沒在織密細膩的新宿電車接駁與百萬人次洶湧行經的澀谷路口之中的複雜情緒(卻永遠無法預知那是什麼),似乎正等在某一轉角。半生不熟的日文與漢字之間,偶爾孤獨偶爾心神飽滿,而備妥的地址被持續推進的時間潮浪所淹覆,時常難以覓得預定去處卻總能遇見樓廈窗面一道帶有隱喻的折光。

想及那些獨角馬、夜行摩天輪、銀河鐵道、櫻花浪……祕密之源頭,城市種種即將娓娓道來;而所有祕密的出口,可能就在街邊的飲料販賣機裡,夜黯光亮,夢之召喚,每一罐裡裝的不是傳說,即是未來。

東京如一座不斷修正與進化的巨型樂園,從前與此刻,同一班電車、同一張餐桌,你仍是你,而它持續前行且依舊看見昨日。我們總將自己反覆放置於陌生卻已因資訊流通而熟悉得無法再多的城市,情願體會著華麗的孤獨。這是東京,永遠提前我們一步(永遠追趕不上的巨大的一步)的東京。始終想不起在何時起放棄了夜書店,一日將逝,城市如此靠近,地址會否僅是一個暗示,或是一道關卡遊戲的偽指引,其實永遠沒有目的地,而目的地也永遠在身邊。

後來那張紙條被捏揉得更安靜了,徒步過程中,被藏在了持續繁衍的二丁目巷弄內,並且在許多陌生的擦肩之後被越帶越離……

“「地址」—東京尋路不得”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地址」—東京尋路不得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