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報】讀者來稿:〈耳環〉

本內容由四方報提供

幾個星期前我去穿了耳洞,有人問:「妳怎麼突然想穿耳洞?」、「妳看起來不像是會穿耳洞的人啊。」還有人問說,我是不是打賭輸了?
 
更多人問我會不會痛,其實還好,穿耳洞時雖然會怕但不會痛,頂多初期會因為耳朵滲出少許的血而害怕。然而最痛的其實不在生理而是心理,我生在自稱文化很多元的台灣,竟然害怕了十六年才敢穿耳洞,因為如果依照我母親成長背景的文化,我在小時候就該穿耳洞了。
 
我母親是柬埔寨華僑,根據她故鄉那邊的習俗,孩子出生後就要穿耳洞(理論上這在東南亞很常見。)但因為我在台灣出生,手術室的醫生沒有幫我穿耳洞,後來幾次母親帶我回柬埔寨辦文件,也因為舅舅的阻擋把這件事擱了下來,舅舅怕母親如果抱著一個帶著耳環的小孩回台灣,會被家中長輩責怪一番。
 
長大一點後,我母親仍三番兩次問我要不要去穿耳洞,每次我都搖頭說怕痛──其實我心知肚明才不是真的怕痛,重點是只要我一戴上耳環,我就會跟週遭的孩子不一樣,台灣哪有四五歲的小孩在穿耳洞的?所以我說不要。
 
除了耳環之外,還有腳鍊、手鍊到玉鐲……從小我都拒絕戴這些母親希望我戴的飾品,甚至至今我還沒學會母親三種母語(柬埔寨話、越南話、廣東話)的任何一種。
 
直到前陣子,我穿了一件暑假在柬埔寨市場訂作的長裙出門,這件裙子帶著大片紅色的東南亞風格,走在路上非常顯眼。頓時我才發現,原來我已在不知不覺間接受母親的文化了,我早就不像小時候一樣,怕別人知道母親來自哪個國家。
 
我回想起一個畫面:幾個月前我跟母親去吃父親一直吃不慣的越南料理,用餐時有個七八歲的小女孩戴著金耳環和銀手環,跟爸媽走進來坐在我們旁邊。小女孩一坐下就指著菜單,流利地用越南話跟她媽媽說想吃什麼,小女孩的爸爸也微笑的看著她。這時我母親跟那位媽媽用越南話寒暄起來,我聽不懂她們的談話內容,但從母親的臉色隱約可猜測:她在感嘆自己的女兒活得「太台灣」了。
 
既然我已經不怕了,那只要我的耳環還存在一天,我就會記得未來要為母親這群新住民做點什麼。同時,我再也不在乎別人如何看待我去穿耳洞這件事。
 
因為你不知道當母親聽到我要穿耳洞時,她的表情有多開心。
 
文/劉育瑄(柬埔寨新住民之女)

【掌握更多移民/工友善資訊,歡迎加入四方報
 







“【四方報】讀者來稿:〈耳環〉”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四方報】讀者來稿:〈耳環〉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