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刊】那天我第一次看到爸爸流淚

本內容由台灣壹週刊提供

我父親是飛官,退伍時占少將缺,是我們眷村裡官做最大的,人人尊敬他。他管太太小孩像帶兵,出門一定要報備,做人做事的道理一訓就是兩小時,有時我和哥哥還要跪著聽。

幸好爸爸在台北上班,週末才回到桃園的家。我媽媽比我爸小二十七歲,平常喜歡去親戚家喝酒聊天,不管小孩。但爸爸一回來,我和哥哥就失去自由與尊嚴,清晨四點半起床,跟著他打掃、晨跑、讀書......

“【壹週刊】那天我第一次看到爸爸流淚”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壹週刊】那天我第一次看到爸爸流淚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