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劉慧卿們呀!抗共不能害怕必要的犧牲

日前劉慧卿與黃碧雲兩位民主黨議員高調走訪台灣,談論港獨及兩地民主運動,特別就太陽花運動與雨傘革命提出觀點,引起一些媒體的關注。不過 ,觀乎近年媒體關於台港政治交流的相關報導,不難發現台、港彼此對各自的政黨及政治發展的認識仍然相當有限。

 

香港媒體去年竟然將佔中三子及泛民主派跟台灣前民進黨領袖施明德的交流扣上與台獨份子勾結的帽子,但其實施明德已經是提出「大一中原則」的投降主義者。另外,台灣近月很多的報導依然不曉得佔中一直未有開始,而運用「佔中」一詞來形容雨傘革命。

 

台灣竟然認為民主黨可以代表泛民

 

認知上的落差也導致刻板印象的延續。台灣民眾對香港民主運動不太關心,對香港的政黨發展之了解依然停留在十多年前反對23條立法時由民主黨等領導的群眾運動。更有趣的是台灣朋友還以為已經衰落的民主黨仍然可以代表香港泛民主派。香港民眾大部分同樣也不關心台灣的民主發展,對民進黨最深刻的印象停留在當年紅衫軍嘗試拉倒陳水扁總統的時候。

 

即使台、港近年的抗爭,特別是去年相繼適逢有大型群眾運動登場,在兩地相互引發了一定程度的關注,但這並沒有改變台、港媒體甚至部分政治人物搞不清楚兩地政黨發展情形的狀況。民主黨在香港二十多年,是最早的反對黨,固然有一定的地位,跟民進黨在台灣的歷史相若,都是最重要的反對勢力,也是兩地彼此互相較為熟悉的政黨。

 

可是時移勢逆,民進黨已從阿扁入獄帶來的陰影走出來,事實上阿扁許多的所謂大弊案已經證實是查無罪證。然而很多港人仍然有一個刻板印象,以為「藍綠一樣爛」,所以劉慧卿才會在肯定台灣民主的同時,指出柯P「只有一個」,台灣要進步,國民黨及民進黨都要改革。可是,由於已覺醒的年輕人認識到國民黨聯共吞台的醜陋,台灣政治發展的關鍵已經逐漸以如何抗共為主軸,這是劉慧卿及泛民領袖卻完全忽略的一個重要面向。

 

自治即是抗共

 

去年六月中共發表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其實是宣示香港根本不會有大家一直相信會有的自治。民主黨及泛民根本沒有認識到在香港爭取民主根本就是一個抗共運動,因為自治運動本身就要抗拒中共介入,沒有真正的成功抗共,香港難以維持自治。

 

民進黨於去年底借助抗共年輕人群起反對國民黨聯共賣台的服貿所帶出的覺醒,在九合一選舉中大勝。選舉正值香港雨傘革命期間,佔領行動對台灣選舉有很大的影響,當台灣人民更確定習近平所堅持的「一國兩制」是騙局,那就只好更進一步支持具有台灣本土意識的民進黨。

 

不過,在反服貿的問題上,民進黨一開始是沒有要退回服貿,是後來馬政府暴力驅離佔領行政院群眾,逼迫民進黨「歸隊」,同意退回民間團體反對的服貿。若民進黨願意真心抗共,可望明年初能在總統及立委中有所表現,最理想的狀況是可以贏得總統,並同時在立法會取得過半數議席。

 

如果民進黨本身並沒有台灣必須抗共這方面的覺醒,那恐怕他們自己也不知道勝在哪裡,最終必然令自己的執政帶來危機。

 

害怕犧牲害怕 不必要的犠牲

 

香港民主黨最大的敗筆是不了解在香港爭取民主必須反抗中共的壓迫。當年不支持五區公投,並在妥協情意結下私自跟中共談判,民主黨似乎以為可以代表全香港,結果被不少民眾認為是為了自身政治利益出賣香港民主發,後來被唾棄,愈發衰落。

 

劉慧卿感嘆台灣在爭取民主的過程「多少年死掉了多少人」,「坐牢坐了多久」,也做出很大的犧牲,但她不確定香港能跟台灣一樣做出這麼大的犧牲。的確劉慧卿等泛民宣稱不要用所謂的「雨傘革命」而要用「雨傘運動」,在某種程度上顯示其實民主黨及其他香港枱面上的政治人物在佔領期間一直擔心的是北京將佔領認定為搞「革命」進而將之定性為「動亂」,並以此為藉口進行流血鎮壓。

 

害怕犧牲害怕不必要的犠牲是不同的,當然如何判斷並沒有定論。但這次特首可算是攸關香港未來最為關鍵一戰,在北京政權的眼中,香港以行政主導的政體,保證「愛國」先於「愛港」的候選人當選就能繼續確保香港往一國一制邁進。若沒有堅決抵抗,爭取「真普選」,日後恐怕就不會成功了。

 

民主黨稱加入本土元素 是騙票行徑

 

台灣的柯P只有一個,但劉慧卿卻有一堆,正如劉慧卿表示港獨不可能,劉慧卿們也許不必然要同意港獨,但若不將民主運動視為抗共運動,恐怕只會跟香港年輕人愈走愈遠。若不了解到重視本土必然引伸出抗共,而抗共無可避免是要拒中,日前民主黨勉強宣稱加入所謂本土元素的說法其實都只會是空談,或許只是一種騙票的行徑罷了。

(本文由《本土新聞》授權轉載)

“【專文】劉慧卿們呀!抗共不能害怕必要的犧牲”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專文】劉慧卿們呀!抗共不能害怕必要的犧牲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