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勞網】柯文哲的白面具

本內容由苦勞網提供

文/張智琦(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碩士生)

日前,台北市長柯文哲接受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專訪,談到亞洲的歷史與殖民問題,不改其口無遮攔本色,聲稱:全世界通行華語的4個地區──台灣、新加坡、香港和中國大陸,被殖民愈久的,在文化上愈進步,從進步到落後的排序是:新加坡>香港>台灣>中國大陸。

這篇訪談傳回台灣後引發極大爭議,令柯文哲多次澄清他的發言,先是透過北市府發言人林鶴明表示,他的意思是「殖民現代性」有其正面影響,後來又在受訪時稱他指的不是殖民導致進步,而是「文明深化」有賴於西歐。究竟何者為真,大概也無從追究,但柯文哲的高民意支持度、素人參政的領袖魅力以及媒體關注加乘的效應,都使得他的話語及其牽動的社會輿論,可以被視為超出個人的、反映台灣主流意識形態的線索。

仔細檢視訪談內容,柯文哲答覆有關亞洲歷史和殖民的問題時,用的是一種去歷史的談法。他的「亞洲」沒有過去,只有當下「文化」狀況的比較。他所謂的「文化」,也不是一群人的生活方式的總和,而較接近「文明程度」的意涵,亦即藉由建構一套文明/不文明的評判標準,來衡量亞洲各地區的優劣。他舉例,越南人比中國大陸的人懂得遵守紅綠燈的規範,顯示越南的文化高於中國大陸。

我們可以很快地反問柯文哲的刻板印象是否屬實,或指出柯文哲混淆了「文化」和「文明程度」的概念,或批評他的說法忽略殖民主義的負面後果,如屠殺、掠奪、剝削、壓迫、同化等等。但不能不處理的,恐怕是北市府發言人林鶴明後來的回應,以及許多人仍為之辯護的殖民主義的「正面」影響──殖民母國帶來的現代性。正是這套「殖民現代性」,賦予柯文哲的文明階序存在的正當性。

然而,將殖民主義的後果分成正面和負面來看待,從一開始就是個錯誤。因為殖民母國在殖民地推動的現代化工程,根本不可能和屠殺、掠奪、剝削、壓迫、同化等惡行割離開來。事實是,沒有殖民主義的黑暗面,就沒有殖民現代化的光榮。更不易察覺的是,當殖民主義一再以現代性(及其派生的文明階序)的化身回返,它就不僅僅是殖民歷史的問題,而且是一個殖民遺留的問題。

閱讀全文

“【苦勞網】柯文哲的白面具”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苦勞網】柯文哲的白面具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