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勞網】澳洲為什麼不用核電換減碳?

本內容由苦勞網提供

文/陳詩婷(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執行秘書)

澳洲總理東尼‧艾伯特(Tony Abbott)上個月表示對於澳洲開始使用核電以達減碳目標「抱持開放態度」,澳洲外交部長朱莉‧畢曉普(Julie Bishop)甚至更直接的表示可能考慮在南澳興建核電廠,以推動當地經濟。這件事情雖受到國際媒體大幅報導,但在澳洲社會卻未引起太多關注。其實艾伯特上任這一年多來,早已大刀闊斧的實施了各種被評為「與環境為敵」的政策,包括施行礦業獎勵措施、廢除礦業稅與碳稅、輸出鈾礦給拒簽核不擴散條約的印度,近期又試圖取消再生能源發展目標和降低減碳目標,引起澳洲在野黨、國內外環保團體一片撻伐。減排壓力愈來愈大的艾伯特在此時拋出「用核電換減碳」的可能性,看似政治正確,卻也毫無政策正當性,不只環境組織不當一回事,對於期望在澳洲推動核電政策的人來說,這位公開表示燃煤「有益人類」、斥責氣候變遷「全是胡扯」的總理,目前看來也很難被當成可靠的盟友。

澳洲總理:別指望用政府補貼蓋核電

在一片「澳洲核電換減碳」為標題的新聞之中,華文媒體就是沒有報導艾伯特談話中的這一段:「如果有人想在澳洲提出核電興建案,可以,但別指望政府的補貼,這是不可能的事。核電廠如果要蓋在澳洲,除非在經濟效益上可行,而不會是因為有政府補貼。」而事實上,從70年代開始至今,都曾經有不同的政黨試圖推動核電興建,而屢次遭民意否決。聯邦政府在1999年訂定的環境保護和生物多樣性保護法(Commonwealth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nd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Act)中更明文禁止了核電廠、鈾濃縮廠、核燃料棒製造廠等設施的設立。
右翼保守主義政黨出身的艾伯特至少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同樣是補貼,把錢交給礦業,至少能在短期內獲利,且民眾反對較小;交給核工業,等到電廠蓋好他可能早已不在政壇,不但得不到好處,還會立即受到大規模的反對聲浪。要用任何方法阻止暖化都可以,前提是不能影響既有財團的利益,也就是政府重要稅收與選票來源的利益。

澳洲無核的歷史因素

為什澳洲明明是產鈾國,卻不使用核電、甚至立法明文禁止核電廠的設立?而作為全球人均排碳量最高的國家之一,澳洲為什麼不以核電作為減碳手段?

翻開澳洲的核子地圖,會發現其實這個國家到處都有核設施,除了數十個開採完畢、開採中或尚未開採的鈾礦場之外,還有許多核武試爆地、核廢運輸公路、英國或美國的軍事基地及輻射船艦停泊地。早在50年代就承受核彈試爆之苦、至今仍背負著身心傷痛的澳洲原住民,也不斷與鈾礦場與核廢料場持續對抗,以守護自身的生存權與文化權。澳洲就在這樣的獨特歷史背景之下,奠基了長達半世紀的深厚反核運動基礎,因此對於澳洲社會來說,對於核能的理解,不只是一項看似中性的科技,而更緊密鑲嵌在國際政治、軍事與族群、歷史脈絡裡。

()

“【苦勞網】澳洲為什麼不用核電換減碳?”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苦勞網】澳洲為什麼不用核電換減碳?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