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勞網】當懲罰失控…應報主義的破產與其他可能

文/Fran T. Y. Wu(苦勞網特約撰稿人)


傳統刑罰學理論認為刑罰、懲罰的意義,或者在於應報、或者在於預防,前者即所謂的應報主義,儘管核心觀點並不是簡單的復仇邏輯,但因為強調要對所犯的行為予以衡平的應報∕懲罰,多少帶有「以眼還眼」、「一報還一報」的思維;至於預防理論則是希望透過大眾對刑罰的恐懼心理來減少犯罪。換言之,懲罰的理論架構主要是由應報、矯治和社會安全所構築的,對違法者施予相稱其惡行的懲罰並矯治之,同時藉由殺雞儆猴確保社會秩序與安全。


問題是,當美國監獄的「再犯率攀升到67.5%」,台灣至2014年9月止也有79.3%的再累犯率,顯見監獄的矯正功能已經失效。另一方面,隨著新自由主義對社福制度的滲透,使其出現如美國的監獄外包制度,以及隨之而生的「監獄產業複合體」(prison-industrial complex),現代監獄越來越像「暫時圈住牲畜的圍欄」,或者所謂的「倉庫化」,功能遂除營利或創造就業機會(何其諷刺)外,僅剩下暫時隔離犯罪行為人並施予懲罰的監禁場所,如此,以應報為主的意識形態自然就更具主場優勢了。


換言之,在一個以應報主義為主導的戰場上,所謂懲罰究竟意指什麼?監禁與自由的喪失?又懲罰與痛苦的關係是什麼?是懲罰不可避免有痛苦?或者懲罰就是施予痛苦?如果是,那麼應報所施予的懲罰相稱嗎?會否發生「應報思考的滑坡謬誤」,以致應該只是罪責相應的懲罰在先是對犯罪行為人去人性化(dehumanization)後,不但產生更嚴厲的懲罰,甚至失控而成為一種殘酷?這即是弗格森(Robert A. Ferguson)在《失控的懲罰》一書中基本的問題意識。


弗格森甚且十分有意思地批評哈特(H. L. A. Hart),認為哈特在《懲罰與責任》中忽略了應報主義的三大醜陋:「懲罰體系日趨嚴厲」、「社會迴避涉入這個問題」及「懲罰帶來快感」。可惜的是,儘管弗格森有試圖將當代刑罰的儀式性(包含公開羞辱)與早期「公開展示的酷刑」相連結,也討論了懲罰的心理學,但就「懲罰帶來快感」的分析,卻反倒不如中文版李茂生教授在推薦序裡的畫龍點睛:巴特勒(Judith Butler)對規則內化機制的洞見。



■ 

“【苦勞網】當懲罰失控…應報主義的破產與其他可能”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苦勞網】當懲罰失控…應報主義的破產與其他可能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