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四壯集-在富裕之城優雅地老去

中國時報【☉袁紹珊】

「病人」和「老人」,本來就不該依靠社會的「報恩」和大眾的「施捨」,有尊嚴且優雅的病去、老去,本來就是一種基本人權。

當年母親在醫院做完腫瘤切除手術,出院後卻發現製衣廠東主跑了,被欠薪數月的她為爭一口氣,拖著病軀到澳門的政府部門投訴追討。接待員卻諷刺她一把:「阿姨,我看您的樣子也時日不多了,還爭什麼呢?去找善終的康寧服務吧。」我媽聞言馬上血壓飆高,兩眼一黑差點氣昏過去。

父親的病是工作引起的,因為怕涉及追討賠償,澳門私立醫院的醫生不願意在報告上寫下結論,他們說,去找政府的職業病治療所吧。回覆的公務員說:「矽肺病無法治療,有職業病治療所也沒用,不是有政府醫院嗎?定期去看醫生就好了。可以來立案申請賠償,經專家判斷專員調查,再排期上法院,出庭作證,法官判了,再轉介社會保障基金,就『有可能』可以獲發放補償。」

病人要追討補償,卻叫他去找心理支援;需要復康支援,卻只管叫他去法院找賠償。為什麼這個城巿一直搞錯重點?

無法治療,不等於不用管。有醫生看有藥吃,不代表就是福利完善的塵世天堂。輪候時間長,沒有針對性的復健治療,供氧設備自己想辦法,家屬自己上網學習照顧特殊病人的方法,病人心理脆弱自己看著辦,醫生只管叫你去找一個不存在的「職業病治療所」跟進治療。就算那個你每次花兩小時等待的醫生是菩薩心腸,外面一大批病人等著,他也只能給你三分鐘時間。生病的人就像一個皮球,不是被踢來踢去,就是自己在絕望中泄光了氣。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老齡化、少子化、醫學昌明延長病人壽命,「老」、「病」合成一門顯學,不但長者要修學分,中年人要背誦,年輕人也開始要為侍奉父母和孤獨終老作準備,所以「老病學」應該像「災害求生術」般從小納入國民教育課。一個博士或高級經理,不見得就懂得量血壓、按摩、拍背、急救、與病人共處,在疾病面前,知識、情商和金錢同樣重要。

海明威在《老人與海》中說:「人不抱希望是愚蠢的。」但人把晚年的希望全都寄託在社會福利這張「安全網」則更為愚蠢。深陷歐債危機而被迫削減社會福利的希臘和葡萄牙,就是鐵證。

台灣的養生文化向來蔚為奇觀,民間各種拉筋拍打排毒進補祕方口耳相傳,「疾病」和「老年」書寫,也在台灣文學中大量湧現。我們經常笑「台灣人怕死」,但對自己的身體負責,就是對家人負責,對社會負責。盡可能不增加社會的負擔,更絕不容許荒謬的社會制度拖垮自己。這是台灣給我的經驗、澳門給我的教訓。

有人也說,單靠「道德」無法維繫社會,連親生子女也不保證能侍孝至親,就更不可能祈求冷酷的富裕之城來報恩。不好好規劃晚年和自我保養,只能自責。

沒錯,「病人」和「老人」,本來就不該依靠社會的「報恩」和大眾的「施捨」,有尊嚴且優雅的病去、老去,本來就是一種基本人權。

但更多時候,社會只是把他們當成來討債的負累。

“三少四壯集-在富裕之城優雅地老去”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三少四壯集-在富裕之城優雅地老去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