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好樣的╱霹靂布袋戲創新學

霹靂董事長黃強華(右)與副董事長黃文擇。 記者黃士航/攝影

霹靂的長年戲迷、彰師大台文所副教授吳明德也說:「黃董大概是全台最辛苦的董事長。你有看過台灣哪個董事長還在第一線工作,每天下午還固定和編劇組開會討論嗎?」但黃強華一點也不以為苦,他風趣的回應:「上天叫我下來,也許就是要來寫劇本的!」

黃強華說,他父親時代的布袋戲編劇,主要根據口白者,例如拍一場兩個角色吵架的戲分,必須先錄音,通常是他父親先有口白,叔叔再把內容聽寫下來,然後拿給操偶師去操演。但現在是先有對白本再錄音,腳本出來後哪裡有問題,就先改。這樣的好處是重複性很低,錯別字更低。這個改變,讓霹靂迷頗有感。他透露,也是布袋戲迷的副總統吳敦義曾對他說過,「你們霹靂愈來愈厲害,以前九十分鐘布袋戲中,總會有十到二十個錯別字,現在沒有錯別字,矛盾性更少」。

霹靂的編劇各有擅長,有人擅長寫佛教角色,對佛教很深入,有的對歷史典故有興趣,寫起來就會得心應手。黃強華常跟編劇說,沒有故事,也要有常識,例如茶道、飲酒等淵源皆要知道,這樣寫出來才會有料,而且要創新。如果每天都給消費者吃一碗一樣的麵,連吃一年,消廢者會疲乏,偶爾也要給個不同菜色,換個口味。

不只「一源多用」更要「多源多用」

黃強華的太太、霹靂營運長劉麗惠說,黃強華年輕時愛看武俠小說、歐美小說和電影。在布袋戲被電視禁播後,她公公黃俊雄前進戲院演出的「內台戲」時代,黃強華幾乎每天都窩在武昌街看電影,也成了他後來編劇創作的靈感泉源。

劉麗惠從年輕時就跟黃強華學剪接、導播,到後來協助創業、拓展業務,對霹靂的製程、編劇工作的甘苦一清二楚。她說,黃強華靈感來時,寫得很快,二天可以寫一集。「雖然我跟董事長生活工作都在一起,但我實在不能理解他如何能兩天寫一集,大概是天分吧!」

黃強華當然也有「卡住」的時侯,這時他就會騎摩托車到街上轉一轉,或翻一翻詩集,轉換心情兼尋找新奇好玩的事,看看有無創作出場詩或取名字的靈感。而經過二十五年仍在第一線編劇,讓黃強華受到無數粉絲尊崇,劉麗惠也說,「他是我的偶像」。

創作力仍十分旺盛的他表示:「我也想寫自己的創作。」原來,黃強華最想寫單元劇,讓已經「一源多用」的霹靂,可以進階到「多源多用」。他舉例,迪士尼有米老鼠、唐老鴨、白雪公主,還有其他許多系列的角色,就是「多源多用」;要創作出這麼多不同的「源」,而第一線的編劇人員就不能停擺,所以霹靂持續在找編劇人才,希望能找到二十人,而且最好不要是霹靂迷,大膽去做,才能跳脫既有的思考模式。

很多戲迷都想知道,黃強華的個性是否投射在霹靂哪個角色裡?面對霹靂兩千多個角色,取名皆具有文學的優美意涵或哲史典故,且不重覆。黃強華坦言,他不太可能認識所有角色,也不能叫出每個角色的名字。至於自己最愛的霹靂人物,黃強華神秘的說:「我不能讓人家知道我像誰,可能我像十個人,一會兒忠勇、一會兒機智。」但霹靂每個角色個性都必須鮮明,是創作時最高原則。

雖說不能讓人家知道他像哪個霹靂角色,但看來一生以解決問題為職志的黃強華,和他一手打造出的「霹靂一哥」素還真性格還頗一致。因為在不少霹靂迷眼中,素還真就是一個「無時閒」、一直在解決問題的人。就像素還真領導了武林群雄,塑造了奇幻武俠世界。黃強華所領導的霹靂,也正開創著一個前無古人、從傳統藝術走向文創產業的王國,吸引千萬粉絲跟隨,也讓創意人四面八方爭相而來,找到發揮才華的舞台,繼續書寫與搬演台灣原創的霹靂傳奇。

●摘自經濟日報出版《霹靂布袋戲創新學:從上戲到上櫃的文創路》

“人生好樣的╱霹靂布袋戲創新學”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人生好樣的╱霹靂布袋戲創新學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