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鳥傳病毒?別用「莫須有罪名」

在台灣簡單區分野鳥,有留鳥,有秋去春來在島上繁殖的候鳥,還有秋來春去的度冬候鳥。最近五十年的國際研究發現,全世界各地的候鳥遷徙路線與季節性都是一定的。所以灰面鷲在四月的八卦山稱為清明鳥,而十月的恆春半島又稱為國慶鳥。

去年台灣禽流感疫情的延燒,是由屏東、高雄、台南的鵝、鴨養殖場開始。沿著人類的交通道路,向中北部苗彰雲嘉的養殖場蔓延開,而不是由北方向南方的秋冬候鳥遷徙路徑!這星期,台東也開始有疫情發生。

這種疫病擴散形式,與十年前歐洲發生禽流感的形式非常類似。病原感染擴散的途徑,都是隨著人類交通的道路而持續發生。在空間流行病學上,控制這類感染的有效機制,就是落實感染原的移動管制。

截至目前,台灣鴨鵝禽流感疫情爆發,都是由人口稠密、交通與商業貿易流暢的西部開始。在這區域人類活動強度顯然高於候鳥的遷徙活動,特別此季節在時間、空間上野鳥活動都不成為主要關鍵因素。然而,隨著南部人類活動此波禽流感感染原的累積,除中北部地區的延伸外,也已由南部經鐵公路延伸至台東。相對於其他地區,北部桃園、新北與北市的鵝鴨養殖場密度較低,所以由北部傳播至宜蘭的速度就較慢了。

這種傳播途徑,可以推論,這波台灣禽流感不是由度冬候鳥遷徙路徑帶來的。這波疫情蔓延至今,無論是台灣的留鳥,度冬的候鳥,它們受到感染罹病致死的零星記錄,都是隨著人類的移動,養殖場的感染之後才發現的。孰為病源,而孰令致之,已經明顯的告訴大家了。

依循廿年來慣例,今年一月十七、十八日,在台澎金馬中華鳥會協調數百位鳥人,與亞洲各國的鳥人們同步進行了黑面琵鷺族群的計數調查工作。我們完整蒐集了濕地上黑面琵鷺族群的數字,然而沒有蒐集到任何野鳥有異常大量死亡屍體的訊息。

近十年來中華鳥會的團體會員台北市野鳥學會,與農委會家衛所、防檢局等合作,調查監控台灣地區野鳥排遺的病毒種類和頻率。據一○三年度台北市鳥會報告,確認監測資料中沒有疫病發生痕跡。這些是可公開討論,屬於社會大眾的資訊;當然相關調查資料要全部透明化,包括全部病毒學資料要公開讓大眾檢驗,而不該像現在所做的,欲語還休,半遮半掩的申請許可制。在科學資料上,一定要公開透明,才具有意義,也才能正確掌握禽流感疫情,有效管制疫情的蔓延。

身為大學生態學教師及保育團體一分子,我以誠摯而嚴肅態度,公開向農委會陳保基主委和諸位責負農業防疫的長官們請教。您們發言稱是候鳥傳染這波台灣禽流感,就必須提出實質的科學證據確實的說明病毒感染源頭,不能用「莫須罪名」,指控不會說人話的候鳥。

也建請權責機關一定要透明化作業程序及相關工作指標,全國各地民眾才能確實協助監督政府的防疫管理措施是否落實。我們建議參與的方向包括:第一線的地方家禽養殖場,其防疫措施、消毒作業是否到位;監督地方政府的防疫檢疫檢查責任是否落實,區域消毒、感染管制、病死禽屍的處理是否按照作業程序執行;以及農委會形成防疫決策過程的透明化,對突發狀況的掌控,防疫檢疫人員的訓練養成是否準備妥當。務求每一環節合乎食物安全、疾病管制和保育原則,我們才能真正跨入已開發國家,確保家禽食材安全和國民健康。

“候鳥傳病毒?別用「莫須有罪名」”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候鳥傳病毒?別用「莫須有罪名」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