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驚異大奇航

在1月22日歐洲央行宣布推出歐元區量化寬鬆(QE)政策之前,全球貨幣與金融便展開一連串的驚異大奇航,不僅考驗著各國央行因應變局的能耐,而更麻煩的是,這個奇航的終點想像,到目前為止還在改變中。

首先是瑞士法郎,為因應歐元可能貶值,瑞士央行1月15日突然宣布棄守瑞士法郎兌換歐元上限,主因便是倘若瑞士央行為了守住兌換上限,就得無止盡買入即將貶值的歐元,瑞士央行當然守不住也不該守,結果這突如其來的政策改變,引發國際金融巨幅震盪,甚至造成有外匯經紀商破產。

緊接著上場的便是歐洲的QE政策,歐洲央行看來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不達目的絕不罷休,到明年9月,倘若歐元區通縮情勢沒有改善,還要再加碼QE,此政策一宣布,造成歐元的劇貶當然也就不意外。更糟的是,1月25日希臘大選,結果主張反撙節的激進左翼聯盟勝出,隔日歐元再向下探底,尤其是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新內閣的態度翻來覆去,莫衷一是,一會兒說還清債務「不現實」,一會兒又說不會債務違約,欠債已無法償還,還說要恢復希臘人民撙節前的福利,未來歐元的穩定性甚至存續會不會受到希臘模稜兩可的衝擊?更加深了歐元區前景的不確定性。

歐元貶值情勢,如今也開始牽動及外溢到亞洲,日圓就不必說了,日前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出乎意料宣布新寬鬆貨幣政策,將降低新加坡幣對一籃子貨幣匯率的升值速度,星元應聲下挫,去年星元相對美元已貶值5%,今年一般預料反映新加坡內需市場蕭條、通貨緊縮和生產成長低迷,恐還得再貶值5%。而中國大陸雖然沒有針對匯率政策多說甚麼,但連著兩天下挫近2%的底線,看來人民幣也無力釘住美元。至於新台幣,則是呈現上沖下洗、大洗三溫暖的景象,央行及外匯交易員忙得不得了。

各國施行QE及匯率競貶,一方面著眼於出口,另方面是因應可能通縮,但卻可能產生賽局囚犯困境的現象。匯率大家都貶,在出口上,沒有國家因此獲致額外優勢;在因應通縮上,各國釋出的貨幣,不必然會進到當地國內的消費或投資上,而是產生美元(資產)通貨替代情形,也就是,大家會把這些貨幣轉換為美元或美元資產,推升美國金融資產的膨脹,而非當地國的消費或投資,如此對於改善通縮,效果當然有限。

簡單來說,先前全球實施QE的經驗顯示,資金並沒有流向消費、投資,反而明顯流向房地產、原物料或貴金屬,而今,隨著消費物價上漲愈來愈低,貴金屬、原物料價格急轉直下,持續QE所釋出的貨幣更顯得焦躁不安,只要哪一個國家的貨幣或匯率政策一改變,就引發大量熱錢流竄,對於實質經濟的貢獻根本微乎其微,但卻可能產生經濟結構性的傷害。

就財富分配而言,貧富差距將更形惡化,進而抑制經濟全面性復甦;就產業結構來說,匯率波動頻率過於頻繁,或波動幅度過大,將使廠商無所適從,尤其是避險能力較弱的中小企業,可能逐漸消失在直接出口活動上,這種狀況,韓國最明顯,台灣也逐漸步上後塵。另外,無論是高估或人為壓低的匯率,事後看來也都沒甚麼好結果,過去的經驗歷歷在目,如1985年廣場協議下的超額日圓、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前虛高的亞洲貨幣,甚至2008年韓國刻意操作貶低匯率政策,之後也都產生進退維谷的窘境。

所以說,跟進QE或匯率競貶,事實上不能解決什麼問題,反而進一步扭曲資本市場價格機能;但若不跟進呢?現在連中國大陸都做不到,誰又能做到了,這正是各國央行的難題。

“全球金融驚異大奇航”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全球金融驚異大奇航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