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

剪影/記憶聯大

徐禎苓/攝影

因為鹿橋《未央歌》的緣故,我知道西南聯大

車過雲南師範大學時,我已經注意到門牆上斗大的幾個字:西南聯合大學。這幾字實在太誘人耳目。我決定脫隊,放棄翠湖公園的既定行程。

找到西南聯大校門,循徑路觀覽梁思成設計的小教室、聞一多的衣冠塚和其他因一二一逝世的青年學生墓,然而,並不那麼熟悉。況且在我的記憶裡,西南聯大是溫婉柔媚的,校園有美麗的銀杏樹,青澀男孩女孩在這裡談一場害羞的戀愛。後來,我聽講解員娓娓訴說西南聯大的起源,知道那時抗日戰爭爆發,北大、清華和南開的師生遷至湖南,再輾轉來到昆明,在此共組西南聯大。蔣夢麟、梅貽琦、馮友蘭等教授都來了,仍為學生的李政道、楊振寧、汪曾祺等人也來了。待八年後情勢穩定,他們才回到北京天津復校。

我仔細欣賞展示櫃上每一個原始物件,校旗、校務章程、系所課綱、畢業照、成績單、報刊總總,才意識到那是個克難的環境,知識分子怎麼在戰事裡捍衛各領域的研究和文化,並且想辦法讓這些繼續推前一些。或許,教育、求學真的是迢遙辛苦的路,媲美他們的萬里長征。那麼,西南聯大一點都不浪漫柔美,而是剛毅堅卓,如他們的校訓。

我一直記得《藍色大門》裡,陳柏霖對桂綸鎂說過:「留下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大人。」看著展示櫃上學生顛沛經歷,我知道上頭那些青澀、笨拙又憨厚的臉,在干戈動盪的流歲裡,已經漸漸熬磨成更好的人。

“剪影/記憶聯大”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剪影/記憶聯大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