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

台北的浪漫之路



圖・文/Joel Fukzuzawa

男孩在世新唸書,女孩在文化。兩個人只要放假,總是會騎著車,繞著陽明山、木柵東晃晃西逛逛。畢業後,男孩找到了上海文廣的一份工作,而女孩則是進了勤業眾信,兩個人分隔兩地,只能搶個週休二日的時間短暫的相遇。女孩為了上班方便,在三民路找了間出租公寓,十坪不到的小天地,是可以偶爾喘息的地方。當然選這裡,還有一個原因,只要他回台灣,這裡是可以休息的最短距離。

星期五下午,女孩手機的wechat跳出了訊息:「我下午的飛機到松山」「怎麼了?」「今天是妳生日啊。」女孩心中稍微揪了一下(我以為他忘了。)但還是要回:「沒關係啊,如果你忙,就不用趕著回來。」他匆匆回了航班後說:「晚上見。」就又沒了消息了。

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接近,但是辦公室的同事們還在各自的隔間裡埋頭拼命著,現在公司不論是會計師、協理、經理,每個都背了好重的業績壓力,不過,現在不是在想這些事情的時候,他悄悄地把東西收好,沿著中庭旁的走道,按著下樓的電梯,同事們偶爾進進出出,打個招呼微笑一下,趕緊下樓。先到公司樓下的星巴克買了兩杯熱美式,因為他說喜歡台灣的星巴克,總覺得味道還是跟上海的不太一樣,她笑他說是心理因素吧。他靦腆的笑了,因為他們第一次去上海新天地的星巴克,就因為跟隔壁的大媽起了小衝突,把好好的小旅行給搞砸了。

提著兩杯熱美式,她慢慢地走到了機場,看著他從出境的自動門走了出來,那一抹熟悉的微笑,總會不時的在夢中出現。兩個人,拿著咖啡、拉著行李,男孩說:「有點餓了」,她們走去去民權東路的發福廚房,一起啃了一個大漢堡,肉汁飽滿的漢堡,還有香脆的薯條,是他們兩個的最愛。「你最近很忙?」「是啊,最近可能跟湖南衛視還有幾個項目要談。」「項目?你現在的用語好大陸喔。」「是嗎?」兩個人都笑了。拉著行李,沿著富錦街走了過去,Wooloomooloo還有一個小時就要打烊了,「可是我好想吃他們的甜點喔。」男孩拗不過女孩的要求,點了份草莓吐司塔,看著富錦街外的菩提樹。「你知道嗎?這裏的菩提樹樹蔭,跟我公司在靜安寺銅山路那裡的梧桐樹好像喔。」女孩點點頭,她早就知道了,上回去上海的時候,就像跟他說,而且這裡也是她每次下班都刻意繞過來的地方,只有走在這裡,可以偷偷想像跟他稍微距離近一點點。

店裡頭的客人走得差不多,他們倆也不好意思待太久,路上的燈已經點亮。他們拉著行李,沿著富錦街,慢慢地走下去。行李的喀拉喀拉的聲響,像是在伴奏似的,陪著他們偶爾傳來的笑聲。「你知道嗎?我老闆他特別喜歡吃台灣的鳳梨酥,這次一聽到我要回台灣,還特地交代一定幫他帶一盒給他小孩。」「那要不要去微熱山丘?」到了店門口,剛好一群觀光客離開,他們提著兩個小布袋的鳳梨酥,拉著行李。彎進了隔壁的轉轉吉拉朵,娜董親切的跟男孩打招呼,因為這裡的吉拉朵用的水果,就是男孩的爸爸在鄉下種的,拿著兩杯的吉拉朵,他們坐在轉轉門口的公園裡,邊吃邊看著附近老人家帶著小孩也來公園玩耍。「你喜歡小孩嗎?」「嗯」男孩笑笑著。

兩個人把行李拉到了女孩的分租公寓裡,女孩換下了高跟鞋還有套裝,男孩幫忙把她那輛白色自行車給搬了下來,男孩則是用悠遊卡也刷了一部uBike,趁著金風徐徐,兩個人騎著車沿著民生東路往河濱過去。進了水門,美麗的彩虹橋就在眼前,據說在彩虹橋許完願之後,接著去松山的慈祐宮拜拜,願望就能成真,戀人們的感情可以長相廝守。

他拉著她的手,默默地閉上眼睛祈禱,她偷偷看著他認真的神情,有點小小的感動。走進慈祐宮,媽祖娘娘依舊像是當時那般慈眉善目的看著他們。唸書的時候,他們總愛來到饒河街,先到慈祐宮拜拜之後,走進夜市裡,胡椒餅、牛肉麵、花生捲冰淇淋,這是他們唯一消費得起的奢侈,現在來到這裡,聽聽熟悉的叫賣聲,或許不算浪漫,但是卻也是他們人生中,重要的一道樂音。

「生日快樂」他拿出了一個蒂芬尼的戒指,輕輕地套在她的手指上。「接下來你的每一年生日,都希望能一起幸福快樂。」「今晚的月亮,好美。」

“台北的浪漫之路”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台北的浪漫之路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