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

台灣在詩中覺醒44

蕃薯的歌 黃勁連

[nop]四百冬來

阮佇遮生活

有塗的所在

阮就會大[/nop]

[nop]無怨天無怨命

阮是蕃薯仔

阮是蕃薯仔命

風冷霜凍阮毋知

阮毋驚日頭赤焰焰

雨水淋、老鼠來食

無怨天無怨命

阮是蕃薯仔

阮是蕃薯仔命

毋驚塗孔暗

毋驚落塗爛

不管是塗亦是沙

一滴汗水

阮着會大

四百冬來

佇遮生活

佇遮努力扑拚

無怨天無怨命

阮是蕃薯仔

阮是蕃薯仔命

無怨天無怨命

雖然風沙迹爾大

阮有時被剖被割

互阮流着白色的目屎

那親像珍珠扑斷線

流着白色的目屎

艱苦無塊看[/nop]

[nop]阮亦無怨命

星光閃晰的三更半夜

阮恬恬祈禱、祈求

阮的藤阮的根日日大

阮的枝阮的葉代代澶[/nop]

 

黃勁連(1947年~),本名黃進蓮,台南佳里人。嘉義師範、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組畢業,成大台文所碩士。大學時期曾任華岡詩社社長,並為主流詩社發起人之一。主持過大漢出版社與台笠出版社,轉而專注於台語發展後,參與發起蕃薯詩社擔任總編,《海翁台語文學》總編輯,是鹽分地帶詩人。有《蓮花落》、《蟑螂的哲學》《雉雞若啼》、《潭仔墘札記》、《黃勁連台語文學選》等詩集與散文集。

 

《蕃薯的歌》以有歷史記載以來,台灣的際遇,敘述台灣人對命運的體悟。蕃薯喻示台灣,除了形狀,也是本質。只要一點點土地就會生長,可以忍受欺凌、壓迫。悲情的歷史讓台灣人在蕃薯中找到投影,也從蕃薯的生命力找到寄託。

 

逆來順受的台灣人,在墾拓的歷史中經歷被殖民、被剝削、任人宰割的歷史。雖有反抗,但強韌生命力藏於隱忍之中,就如同蕃薯,有土就會大。以蕃薯喻台灣人,自己在困厄情境中期待日日長大,代代生湠。悲歌之中有一些力量,這樣的力量關連於土地。阮就是蕃薯,唱著自己命運之歌,無怨天亦無怨命。

 

“台灣在詩中覺醒44”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台灣在詩中覺醒44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