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偉航/華航教我們的航空倫理學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近日華航傳出激烈的勞資衝突,起因是華航2014營收創近年新高,但年終只發兩萬,引起部份空服員及員工上街頭抗爭。不料,華航竟對主導當天活動的五位員工處以停飛、調職,其理由是「缺乏耐心、不守紀律和不夠冷靜」。

當然,這麼老氣的鎮壓工運方法,讓這件華航自家的小事,迅速延燒成全台公共知識份子關切的大事。台灣才在2014年進入社會運動高峰期,居然還有資方敢跳出來討打,實在是勇氣可嘉。

雖然華航強調這些員工違反了「空服員倫理」,但我認為這和什麼空服員倫理一點毛關係都沒有,這個議題只和「經營倫理」與「抗爭倫理」有關。怎麼說呢?

的確有人認同華航資方的說法。空服員不就是應該有耐心、守紀律、要冷靜嗎?這些空服員過激的反應,不合既定的空服員形象。

當然,華航資方所提的「有耐心」、「守紀律」和「夠冷靜」等三原則,確實可做為空服員的行動守則,也可視之為「空服員倫理」(亦可將範圍拉大到「機師倫理」,或所有空勤地勤一體適用的「航空倫理」)。

但是,這三條是職業倫理,只在職業領域發揮約束力。空服員只要在執勤時符合這些原則就好,離開其執勤範圍,這三條就沒有辦法約束他們的一般行為。怎麼說呢?

「空服員倫理」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在飛行過程中的道德情境相對特殊,所以應該「有耐心」(奧客多)、「守紀律」(以維持工作效率和安全)和「夠冷靜」(以解決危難事件)。

離開了航空情境,會有其他倫理原則約束他們的行為。所以你不能「拿明朝劍斬清朝的官」,他們在抗爭過程中的言行,就不能用空服員標準來評價,而是應該用「抗爭倫理」來評價。

所以要追究他們在抗爭過程中是否「有耐心」、「守紀律」和「夠冷靜」,就要依循「抗爭倫理」的標準,而不是「空服員倫理」。就一般的抗爭活動倫理標準來講,這些空服員的抗爭過程沒打沒殺,激情程度和其他抗爭活動相比,更是一整個弱掉。所以無法依「抗爭倫理」指責他們犯了什麼道德錯誤。

如果資方主張這些空服員在外表現不佳,所以連帶懷疑他們在執勤時表現也會不佳,這種說法說得通嗎?

感覺好像有道理,但實際上仍不能成立。你若照這個理路去懲處,在道德上有錯的反而是你自己。

舉個類似的例子。軍人也有一條職業倫理,就是「服從」。那離營,下了班,脫了制服,也要服從「老」的、地位「高」的嗎?對「老」的講話都要加個「報告」,人家叫你名字,你就要跳起來舉手答「又」嗎?

你如果這樣做,人家當你客氣有禮,也很好。但你如果在營外不這樣做,軍隊卻來懲處你,合理嗎?你若是軍人,放假在外買咖啡,星巴克店員說:「李先生您的咖啡好囉!」你沒有舉手答「又!」,軍隊就取消你的榮譽假,這像話嗎?

當然,這是極端的例子,此次華航的抗爭事件,處在工作與個人領域之間的模糊地帶,所以可能造成某些人的混淆。抗爭活動雖與職業相關,但仍屬職業勞動之外,是另一個生活領域。

空服員在執勤之外的時間,當然沒必要保持那種假掰的狀態,因為你公司並沒有「花錢去買他們個人時間的一切表現」。如果公司要求他們在執勤之外也要一樣假掰,那就必須有非常明確的事前共識或約定,不能事後追加。

資方當然還是可以扯說這些空服員破壞公司的整體形象,所以要懲處。但原來根本沒啥人知道他們的舉動,要不是你資方土頭土腦亂開懲處,誰會知道或在意他們的抗爭呢?

有人會因為空服員抗爭年終獎金,從本來會搭改成不搭華航嗎?大概沒有。

那有人會因為華航資方非常可惡,從本來會搭改成不搭華航嗎?現在可多了呢。

真正破壞華航形象的,正是資方。資方舉的三原則根本是托詞,其真正理由就是意圖打擊勞方幹部,想要瓦解抗爭力道。多數台灣人都是華航的潛在客戶,勞資雙方的表現看在眼裡,誰是誰非,其實是很明確的。你自己想耍笨,別當所有台灣人和你一樣笨。

如果要往深處挖,只怕資方的道德責任更重。

有運輸產業分析師表示,近年各大航空都進入換機潮,華航的手腳比別人慢,2012年才下單,現在才開始接機。別人都已經先衝了,晚了一步的華航只能用降價和壓人事成本的老招。在不敢亂搞機師的狀況下,就從空服員權益上動手腳。這個兩萬的年終,只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2014營收創近期新高,帳面卻仍是虧損,這顯然不是因為員工努力不夠,而是管理階層的責任。據聞華航董監酬勞還比往年多領三十萬,只能說「真是有夠敢」。資方的「經營倫理」不及格,還有臉指責勞方的「抗爭倫理」?

最近一年多來,台灣正以不可逆的高速衝向開放社會與公民參與,所有的社會議題都可能成為公共議題,並依高道德標準接受檢視。想關起門來打人,只怕沒那麼容易。

現在事情鬧大,華航高層還想出來教忠教孝,告訴民眾空服員該怎樣耍假掰。我看還是免了,先想想你們自己的形象有多差吧。

 

*加入鳴人堂粉絲專頁,請至【鳴人堂@udn】

“周偉航/華航教我們的航空倫理學”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周偉航/華航教我們的航空倫理學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