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內造化」成敗的五個關鍵

朱立倫接任國民黨主席後,對國民黨未來的發展有幾項重大宣示。其中最至關緊要者,其一是提出修憲朝內閣制修正,其二是國民黨的內造化方向。朱立倫曾說「主席最弱,但黨要最強」,可看出其戰略構想,「內閣制」和「國民黨內造化」有高度的關聯性。

政治學上一般將政黨分為「內造式」和「外造式」政黨,前者政黨的權力核心來自議會,是多數民主國家政黨的組成形式;後者權力核心來自政黨組織本身,又稱為列寧式政黨。百年老店的國民黨儘管經過多次轉型,組織上仍傾向後者;因此,朱立倫對國民黨未來轉型的構想一旦成真,將不僅僅是「改革」而已,而將是「轉骨」的大變動。

朱立倫接任主席後的若干重大決策,諸如黨內人事大量引進具有民意基礎的民代、地方首長,取消象徵性的榮譽主席、副主席職務,取消原本有黨政協調平台功能的「中山會報」,以及全面改造智庫功能等,在在顯示朱立倫確有意朝「內造化」構想推進。配合「內閣制」的主張,未來國民黨可能將由過去的一人決策,逐漸轉變為集體領導或群體決策。

然而,政黨「轉骨」並不容易,國民黨內造化要成功,至少必須掌握五大關鍵。第一個關鍵,是黨的理念與現實應如何取得平衡。除了「內造」、「外造」之外,政黨還有「理念型政黨」和「掮客型政黨」之分;雖說多數民主國家屬於後者,但要能在選票上與其他政黨有所區分,仍必須有清晰的政黨理念作後盾。國民黨要追求「內造化」,政策的推動恐必須更加遷就與現實的妥協。日前,在政黨補助門檻降低一事上,朱立倫和王金平同意與台聯以「市場喊價」模式取得的協商共識,就是一例。這種情況若成常態,國民黨無論作為在野黨或執政黨,政策主體性將越來越模糊,與其他政黨的區隔也將越來越少。放大到現今最大政黨區隔的兩岸政策領域,國民黨是否仍能有所堅持,或者能否提出其他面向的政黨理念取而代之,將是國民黨首先要面對的挑戰。

第二個關鍵,是如何平衡新舊勢力和思維。以最近國民智庫的改革為例,黨內對於朱立倫的改革方向似乎有一定共識;然而,未來較智庫處理問題更棘手的世代權力分配問題、地方派系問題,以及傳統政治勢力與新興選民覺醒的問題,是朱立倫勢必遇到的難關。

第三個關鍵,是國民黨在行政與立法部門間所扮演的角色如何拿捏。過去七年,國民黨雖是執政黨,但行政與立法部門的扞格時有所聞,並成為馬政府施政的一大障礙。短期內,國民黨內造化的範疇不可能完全囊括這兩大部門,因此如何在現有機制上提供一個協調重大決策制定的平台,也是國民黨中央無法迴避的問題。

第四項關鍵,是如何在內造化的過程中促成黨內人才的流動。目前朱立倫進行的內造化,僅止於吸納具有民意基礎者到黨中央任職;這固然是正確的作法,但更重要的,應該是讓黨內人才除了擔任黨職,也有隨時上戰場參與選舉、出任政務官的能力與準備。近年來的國民黨,民選首長、民代與政務官、黨工往往分屬不同體系,因此每遇選舉或者內閣改組,往往只是老面孔玩大風吹,人才流動管道受阻,當然難以吸引真正有能力或實力的人投入,這勢需改弦更張。

最後一項關鍵,是黨中央如何避免「球員兼裁判」的角色混淆。一旦徹底內造化,黨內提名和輔選的遊戲規則制訂者及執行者,很可能就同時身兼選舉的遊戲參與者。在僧多粥少、資源有限的情況下,稍有爭議,就很可能招致黨內批評甚至內鬥。防微杜漸,如何在有限的時間內,先將公平的遊戲規則訂出,刻不容緩。

平心而論,國民黨的沉痾確實已經到了不得不改革的地步,「內造化」的改革雖未必拖得動這部百年老車,但在國內各重要政黨都是「列寧式政黨」的情況下,國民黨嘗試帶頭成為真正的民主政黨,仍值得肯定。掌握了問題的關鍵,對症下藥,才是國民黨浴火重生的契機。

“國民黨「內造化」成敗的五個關鍵”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國民黨「內造化」成敗的五個關鍵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