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曲大師裴艷玲:上了台就要讓人無話可說

被迫由京轉梆 文革時仍偷練功

裴艷玲原以為能在京劇圈闖出一番名堂,一九五○年代末,河北省政府為了扶植地方劇種,將表現突出的京劇尖子調進了河北梆子青年躍進劇團,裴艷玲愛的是京劇,但無力抗拒,轉了劇種。梆子的調門高,唱京劇老生的裴艷玲搆不著,但她說,已在梆子「掛了號」,只能自己當自己的師父,苦練。

從一九六○年演《寶蓮燈》沉香擰出六十多個旋子開始,裴艷玲以真功夫在梆子界成功塑造比男人還男人的女武生形象,也和北崑代表人物、有「活林沖」美譽的侯永奎學習崑曲〈夜奔〉,將京劇唱腔融入梆子戲,八○年代陸續排出《哪吒》、《鍾馗》、《武松》等戲。

裴艷玲風光的舞台生涯,文革期間成了一片空白。曾經叱吒風雲的名角,只能挑水、搬布景,頓時成了廢人,「我好像一夜間長大了,對於練功有了自覺,不再需要旁人提醒。」裴艷玲拜託曾是戲迷的學校看門老大爺,把校門反鎖,躲在裡頭偷練功,中午再放她出來。

裴艷玲寄予厚望的父親總提醒:「十年河東,十年河西,要隨時把戲拿出來背背,說不準哪天還會再唱。」裴艷玲說,挑梁後,父親花了許多錢為她做了行頭,不遺餘力栽培,記得文革時結了婚,生了孩子,父親看到她身材走樣,唉聲嘆氣:「完了!完了!前功盡棄。」大女兒出生不過幾個月,裴艷玲就將孩子送回老家,開始偷練功,練回生產前的體態。「不努力練功,總覺得對不起父親。當賢妻良母不是不好,但我就是不想做普通人。舞台是我唯一的依靠,別的地方都容不下自己。」

【完整內容請見《PAR表演藝術雜誌》2015年2月號;訂閱PAR表演藝術電子版

“戲曲大師裴艷玲:上了台就要讓人無話可說”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戲曲大師裴艷玲:上了台就要讓人無話可說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