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小說」/被歷史掩沒的戀人

推薦書:藍博洲《台北戀人》(印刻出版)

《台北戀人》書影。 圖/印刻提供

《台北戀人》從小我出發,企圖以感性衝破時間的阻隔,將距今已逾半世紀的四六事件重新打入讀者心中。為此,小說設置一對可歌可嘆,卻為官方歷史掩沒戀人,透過私我的歷史現場與青春戀情的擱淺,訴諸讀者動情的可能;又拉出一組今昔對照之雙線:一線是四六事件的當事人林晶瑩在半個世紀後的歸鄉自敘(也是對昔日戀人的傾訴),另一線則是參與95年平反四六運動的學生的日記。不同脈絡的人事被理為同一文本,讀者當會期待這兩位背景迥異、相距半個世紀的女性,因為歷史的不義產生連結。如是,歷史是否就能在這迴旋之中閃現出它本該的正確樣貌──那是青春男女為了理想理應得到的回報,不為已經變壞的大人打倒。這種期待或許過於陳腔,但畢竟仍是小說家遣動文字、推移時間軸的特技。但有心讀到此的讀者或將失望:藍博洲並未刻意將兩位不同世代因著四六而有類比的女性如兩條斜線般交會,她們被「安排」得如此相似,反而成為一種諷刺:歷史只能是重複。

小說中,老矣的林晶瑩何以投身學運,我們並不清楚;年輕的女學生何以加入紀念四六的運動,也難循所以。她們唯一的共通點是,都受到理想青年的吸引。藍博洲不知為何過分清楚地「還原」了林晶瑩初見「台北戀人」時的目光:「一張膚色略黑的臉孔」、「鼻梁上戴著一副圓框近視眼鏡而透著書卷氣的斯文」、「你的體格長得還算不錯」。這股吸引力當然不只停留在理想上,性方面亦是,然而性與政治在此並未成為值得嚮往的激情。相反的,年輕女孩的日記寫道:「我覺得他似乎要把他那不知從何而來積壓在心底的憤怒,都發洩在我的身體裡面……」性成為權力,也壓縮了女性參與政治的動能,林晶瑩的遭遇終究只能是給她那「台北戀人」的未寄之情書;年輕女孩唯唯諾諾地被戀人告誡怎樣看待歷史,身體甚至被灌以男性在政治上失意的憤怒與鬱結。這讓我想起在過去的家國書寫策略上,台灣常被陰性化成沒有聲音的女性。革命加戀愛,不是什麼新鮮的結合,但在過往的作品裡至少可見飛揚的一面,予人嚮往:青春有多好,幻滅的力道便有多大。《台北戀人》並未拉開此對比,它動人之處只有歷史本來的殘酷,而其中過多的運動口號、抄不完的歌詞,更將眾多角色的面目掩沒

戀人沒有聲音,只有歷史的合唱。

“書評「小說」/被歷史掩沒的戀人”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書評「小說」/被歷史掩沒的戀人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