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2016不參選總統

台北市長柯文哲接受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專訪。他表示不會參加2016年總統大選。他同時表示,兩岸關係與其「一國兩制」,不如「兩國一制」。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創刊於1970年,創辦人是著名的政治思想家杭廷頓(Samuel Huntington)及銀行家Warren Manshel。後來由「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接手經營,數年前再轉給《華盛頓郵報》。

此一刊物網路版刊出對柯文哲的訪談,題為「台北的火爆新市長知道誰的文化最好」(Taipei’s Fiery New Mayor Knows Whose Culture Is Best)。訪問係20日在台北市府大樓進行,以國語及英語進行。

以下是問答全文:

外交政策(以下簡稱「外」):關於勝選的衝擊。

答:這個國家因為我而撼動。我只是做我自己。在我們的社會裡,沒有人敢做自己。在選戰中,我最自豪的口號是「從現在開始,由我來定義政治」,現在已經實現了。政治沒有那麼困難,政治是重新發現你的良心,所以要做對的事。「做對的事」比「把事情做對」重要。在台灣的政治環境俚,有很多謊言及虛假。

外:關於亞洲歷史與殖民。

答:全球4個講華語的地區,台灣、新加坡、香港,中國大陸,殖民時間愈長,愈先進。這實在難堪。新加坡比香港好;香港比台灣好;台灣比大陸好,我是說文化。我去過越南及中國大陸。雖然越南人看來比較貧窮,可是他們在紅燈號誌前會停,綠燈才走。雖然中國大陸的GDP比越南高,但是如果你問我有關文化,我說越南的文化比中國大陸高。

外:關於台灣目前的狀況。

答:目前,台灣像是一輛汽車很強的引擎卻沒有方向盤。

外:關於美國與台灣。

答:我在美國住了1年,過去廿多年我都在想,為什麼美國好。不管你是否喜歡,你都得承認美國的人民比較自由。一個有教養的國家不在於有沒有核武,有沒有太空船,有沒有高鐵,而在於基本的社會價值觀是否落實,在於是否讓人民生活得像人,諸如民主、自由、法治、人權、關懷弱勢群體等。這些聽起來是很基本的事項,卻是社會的重要價值。

外:關於台灣的民主。

答:台灣有民主嗎?真正的民主是政治屬於人民。台灣的政治屬於企業,同時被政治控制。

外:關於大陸與台灣的關係。

答:如果你問我「一個中國」政策,我要問你,什麼是「一個中國」?你必須告訴我「一個中國」是什麼樣。如果一個女孩要嫁到另一個家庭,你必須告訴她,那個家庭是什麼樣。合作比再統一重要,如果再統一卻沒有合作,那是沒有意義的。我們必須彼此了解、熟悉,相互尊重,然後才能彼此合作。我們必須說服中國大陸,一個自由、民主的台灣比再統一更符合中國的利益。

外:一張柯文哲搭乘台北捷運的照片在中國大陸廣泛流傳,原因之一是這和許多大陸官員的奢華形成對比。

答:我無法想像(照片引起這麼多注意),但事實上我不在意,因為不過就是做我自己,這就是所謂文化差距。我曾說過,當99%的中國人民關起門上廁所,我們就可以開始討論再統一。這種說法傷害許多中國人民的感情,但(中國大陸與台灣)文化差距確實存在。政府官員搭乘捷運沒什麼不對,這很特殊嗎?有人談到「一國兩制」,但也許我們應該討論「兩國一制」。我們應該試著縮小差距。

外:關於中國共產黨。

答:我對共產黨的了解,勝過大多數黨員,因為我喜歡讀書,我讀過許多黨史的書。這個黨不是敵人或對手,而是客戶。無論你喜歡不喜歡,中國是個我們必須面對的問題。綜觀中國歷史,沒有幾個朝代能夠餵飽人民,所以現在中國政府的成就確屬不易,值得尊敬,但是他們有自己的難題要克服。

外:關於台灣對大陸的影響。

答:我想,民主、自由的台灣有益於中國歷史。有人說中國人不值得享有普選,但台灣已進行5次總統直選。有人說中國人缺乏文明心態,但看看台灣的捷運,比紐約地鐵來得乾淨。

外:有關台灣2016年的總統大選。

答:我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但我希望台北市成為藍綠兩黨之間的「非軍事區」,我會試著保持中立。我不會競選總統,這是非常明確的答案。

“柯文哲:2016不參選總統”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柯文哲:2016不參選總統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