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

極短篇/女人無臉

女人總是有些新點子讓自己顯得與眾不同,比如在吃食、打扮的事情,甚至對談吐語氣的特殊處理,她都能圓融地同時兼顧。

那天一早,女人醒來心情大好。雙手打開兩扇門的大衣櫥,把一排衣服從左至右細細慢慢地看一回,再巡了回去。她決定穿件俏麗的小短裙,就在這種全體女人都穿長褲的時代裡。這小短裙其實不長不短,雖是膝蓋以上,距離伸展台中央架在兩枝竹竿腿上公認的迷你裙,還差了好幾公分。輕佻的女人只有輕佻的男人才看得上眼,成熟而迷人的男人才對得上她的胃口,所以,她怎能不懂如何成熟而迷人地打扮?

這裙的質料輕薄如羽翼,花花草草圍了一圈又一圈,舒適自在地圓在腰際,既不覺得悶氣累贅而且透明不了,配上象牙色蕾絲襯衫,正是對這種夏豔豔日子最好的詮釋。

女人不疾不徐地帶上白色大門,瞥眼看見門口右方站立的青翠盆栽,她告訴自己下班後要記得澆水。電梯直達地下層,今早不用咧嘴招呼鄰居,沒人、沒事、沒糾紛。黃色跑車昨天就已讓保養廠擦得晶亮,天晴了,不用擔心再濺汙。

把車從住處大廈的停車場開入辦公大廈的停車場,今天只花了四十三分鐘,順暢的交通讓女人更加神清氣爽,身上的Prada Candy特別願意在這時候顯示自己的飄忽氣息。電梯上達她的辦公室樓層。只要她一閃進,接待處的小蘋總是起立對她微笑問安。兩吋高跟白鞋在柔軟的地毯上踏出一個個追著她足跡的小圈,女人走過人事處、會計處、銷售處,向左彎進自己的經理室。她坐下來,短裙飄了飄,皮包就擱在原木桌腳。桌上沒有收發處送來小堆的信函,電腦裡的to do list也只顯示四件事情待處理。真是美麗的一天!她心裡想著,嘴角泛起了微笑。

女人細看了廣告公司的合同,簽字後讓人立刻發了。回了幾個各國來的電郵,她從身後小冰箱裡拿出微甜的優格,今天是奇異果口味。早餐後,她照例到洗手間一趟,再把自己稍稍整理一番。洗手間在大辦公室外走廊盡頭,回來時,女人沿著固定的動線走,又是接待處、人事處、會計處、銷售處。一向細心的女人在短暫時間裡察覺同事們的詭異;從剛開始上班到現在也不過兩小時,人們似乎換了一張臉;和她擦肩而過的,不但不再給出微笑,更是匆匆轉過頭去;在座位上的,不懷好意地看她一眼,目光立刻又鎖回電腦螢幕上去。還有幾個人,根本是斜眼偷看她。到底怎麼了?

接近中午時,女人必須下到第十五層的外商銀行了解上周的進帳情況,這事不好在電話中談,更何況見面總有交情,對必要時的融資有不少好處。她又踩著高跟鞋走了出去。這次,沒人抬頭看她,也沒人不小心和她擦肩。在電梯口碰見了隔壁公司的王副理,彼此笑著打了招呼,電梯已來到他們這層樓。門開了,王副理讓女士優先,自己隨後進入。電梯門關上,通常王副理會問女人下幾樓,好為她按樓層鈕,現在他卻像個犯了錯的小學生,努力要把自己的頭縮進脖子裡,眼睛緊閉。在電梯裡原本嬉笑聊天的四個人,也個個鎖住了嘴,有的看上,有的看下,就是不看彼此。女人納悶王副理的變臉,自己按了十五的樓層鈕。對於身後的那四個人,她不明白自己是否突然成了個消音器。

第十五層的長廊裡,有幾個等在影印機旁的人正聊天,女人一走過,他們全都靜了下來。推開銀行的玻璃門,認識的警衛衝著她笑,她回了禮,警衛卻神祕地看她一眼,又低頭,再看一眼,再低頭。怪了!她想,今天的人全怪了!女人逕直走到櫃台,和張小姐愉快地聊著。幾分鐘後,女人發覺有人輕拍她的肩。「小蘋?妳怎麼也來了?」女人詫異地說。「經理,妳的……」隨後小蘋把女人短裙的一角從女人背後內褲的上沿拉下來……

女人把自己反鎖在家。發生的每一件事情及事情的每一個細節,在她腦中不斷反覆翻騰,像永不止息的奔騰巨浪。她頭漲燥熱,她瘋狂無助,她咬噬自己、搥打自己。她希望自己不再有臉,沒有臉,就不需要見人。

女人不敢出門,她在屋裡胡亂踱步、胡亂工作。她清理冰箱、剪去沙發縫邊的線段、挖出洗手台出水口的黑泥、堵死小蟑螂的通道;然後她看到兩周前買的鏡子還沒拆封……

一個圓鏡分兩邊,右半的右邊是個半圓,左邊有兩處凹陷,左半的左邊是個半圓,右邊有兩處凸出,兩半相連就成了個正圓,不連,就是不規則造型。敲、敲、敲,女人把左半邊釘在牆上,正釘右邊時,一失手,右半掉落,女人看到自己的臉在地上摔成碎片,她驚恐大叫,回過頭來看左半鏡,竟然空白一片!女人發現自己沒有了臉……

“極短篇/女人無臉”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極短篇/女人無臉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