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四個月空窗期更嚴重的事

二○一六總統與立委選舉是否合併舉行,中選會目前傾向併選;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則認為,萬一政黨輪替,其間將出現四個月的「憲政空窗期」,值得憂慮。為此,蔡英文譏朱立倫「昨是今非」,說四個月空窗期並不是新問題,二○一二年大選就已存在;這話,其實只說對了一半。

總統大選要不要與立委選舉合併舉行,有兩方面的考慮。一,就財政及時間成本而言,合併舉行的財務成本較低,選民也不必在短時間內兩度奔波;中選會站在追求「省錢」、「省事」的立場,當然支持併選。二,就政治的考慮而言,總統候選者人氣較旺的政黨會更希望合併選舉,因為如此可對黨內立委造成拉抬效應,協助更多同志當選。以目前的氣勢看,民進黨主張併選,朱立倫卻持異議,即是基於各自政黨的現實利益盤算。

問題在,立委在一月中選出後,根據憲法規定,二月一日就要宣誓就任;但每屆四年的總統任期,卻要等到五月廿日才正式展開,這正是朱立倫所謂「四個月空窗期」的由來。以早年慣例,總統與立委選舉都是分開舉行,立委選舉在一月中旬,總統選舉在三月下旬;直到二○一二年馬總統尋求連任,中選會才首度將兩項大選合併舉行。當時馬英九順利連任,因此四個月的時間差並未出現「憲政空窗期」的問題。蔡英文說空窗期是本來就存在的問題,其說法並不正確;因為,「憲政空窗」是在政黨輪替時才會發生,總統連任時則不存在。

若人們不健忘的話,二○一二年馬英九當選連任後不久,即因美牛事件及推動油電雙漲、證所稅、年金等改革,引發社會反彈;俟他正式進入第二屆任期,已經是傷痕累累,元氣大傷。民意快速倒戈的變化,讓人瞠目結舌,也促使各界對四個月空窗期」的可能弊端有了一番警惕。

時光再往前回溯,二○○八年二次政黨輪替時,馬英九三月下旬當選總統,陳水扁五二○正式交出政權,時間間隔其實不足兩個月。然而,就在這短短的政權交接空檔,扁政府大肆採購碎紙機,將大量的公文銷毀、滅證,數量估計高達三萬件以上,隱匿的還不在其內。這樣的行徑,陳水扁僅以兩個月時間,就製造了可怕的「憲政斷裂」;試想,如果交接的時間裂口長達四個月,其後果難道不值得憂慮?

再說,台灣的民主已經變成一種「選舉導向」的政治,而不是一種「治理導向」的政治。在「選舉導向」的政治下,國家的政治時程,完全被選舉時程牽著走:朝野政黨打完了這場選戰,馬上移師前往下一個選舉戰場;政治人物心心念念之所在,只有自己會不會贏、要怎麼贏;選民心裡想的,也只有誰上誰下的問題,而不是政策怎麼走,國家怎麼治。亦即,國家發展、理性決策、社會建設、乃至人民福祉等,全都被放到其次。也正因為這種急躁、操切的氣氛,剛剛才打完九合一選舉不久,柯文哲、賴清德和朱立倫即天天被外界追問會不會逐鹿二○一六大位。簡單地說,這是以政治人物為中心的政治,而人民只是其中的選舉工具;遺憾的是,台灣選民對於治理過程與品質的追求,似乎遠不如他們崇拜政治明星的興趣,甚至甘當投票工具,而喜新厭舊的心理之強烈更是一大特色。

我們不妨看看韓國的制度,當初為了避免長期執政的貪腐濫權,韓國憲法規定總統任期為五年,不得連任;其作用,是在鼓勵政治人物一旦當上總統,就要全力以赴,爭取表現。在盧武鉉總統任內,曾倡議修憲改為四年一任、並允許連任一次,但未獲得支持;這顯示,韓國人民對「限制總統權力」相當堅持。

在西方民主制度中,禁止總統連任的國家,實屬少數。但以台灣的情況看,在藍綠激烈的對峙下,加上民主素養不足,政黨政治幾乎只剩惡意杯葛;試想,陳水扁在任期屆滿前兩年多已經弊案纏身,馬政府令出不行的情況也已將近兩年。這種政治的惡鬥與空轉,都是比「四個月空窗期」嚴重百倍的事,也是台灣深陷泥淖的主因。正當修憲議題端上檯面,我們要不要參考韓國的總統任期與制度,似乎也應一併提出來討論,至少可供作探討制度變革的方向和線索。

總統和立委選舉要不要合併舉行,若從「省錢」的角度著眼,其實是見秋毫而不見輿薪。君不見,整個國家已鬧到無法動彈,省個幾億元,意義何在?

“比四個月空窗期更嚴重的事”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比四個月空窗期更嚴重的事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