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

波里瓦谷的風

中國時報【☉洪悅庭】

烏舒瑪啊……是自由的意思。它是瓦多大神賦予的最高層次的自由,比山高、比海廣。孩子,這是很深切的祝福,為妳取這名字的人,一定期望妳能活得比誰都自在、飛得比誰都高……。

第三章

獨自待在這偏遠小屋裡的這段時間,山風中的氣味已經從莓果的酸甜轉成小米的清香;距離夢到那個漢人女孩的那天,也已經過了一個妥拉果成熟所需要的時間了。今天的陽光,還是如那日一樣的美麗。達魯伊在心中喟嘆。不知她還好嗎?是否還在生氣呢?他就是有一種感覺,那個名叫林岳靈的女孩一定真實存在著。

坐在這張日夜相處的藤椅上,聽見茅草屋兩串小米外的小徑上傳來一連串久違的松枝折斷的嗶剝聲,有人朝這裡來了。達魯伊的腦中自動飛快計算著:按照這樣的腳程,不用一片落葉落地的時間便可抵達,三、二、一……

里娜的話聲準時響起,「莫……達魯伊,里娜和巴告巫師來看你了。」

他為自己的本能反應而苦笑。連生養自己的里娜都不稱他莫爾了,他還在意這些獵人的技巧做什麼呢?

一開門,刺鼻的青草味竄入鼻腔。率先踏進門的巴告巫師不過中年,臉上卻有著密密麻麻象徵智慧的深刻皺紋,像是朵娜溪開枝散葉的支流。他走過來握住達魯伊的手,「孩子,你還好嗎?」

達魯伊向巴告巫師微笑致意,表示沒事,再看向他的里娜。這些日子,里娜老了許多,眉間也總是鎖著哀傷,是因為擔心自己吧。里娜將手中用椰殼盛裝、飄散奇異味道的湯放在他身旁,「來,達魯伊,這是你的里拉給你打的新鮮飛鼠腸。你里拉很忙,就沒過來了。巴告巫師說,這季節的飛鼠吃的草藥有益你的身體復原,所以我就趁新鮮趕緊熬成湯,給你帶來。裡面也加了庫庫卡,可以讓你減輕疼痛」。

「謝謝,里娜。也幫我轉告里拉我的謝意。」我能好嗎?這句話,他放在心裡沒問出口,以免徒增傷心。

巴告巫師握著他的手又再緊了些。「孩子,你要有信心,瓦多大神會有他的安排。我跟長老會談過了,因為你過去對族裡的貢獻,他們會延後處理的。」

達魯伊淡淡點了點頭,「多謝巴告巫師了」。

送走了泫然欲泣的里娜和擔憂不已的巴告巫師,達魯伊靠上椅背,重重吐了口氣。突然,在斜射進屋中的陽光中,瞥見了一縷彩色的熟悉身影。

「林岳靈?是妳?」

岳靈透明的身影在角落顫抖著。達魯伊發生了什麼事?

自從那日夢見他以後,過了一、二次段考,都沒有再見過他。她有種感覺,不認為達魯伊是她潛意識捏造出的人物。而且,心裡對他有著掛念和歉疚,因為,他說出的話,確實打中她的內心。即使她做出了激烈的反應,那番話依然多少治癒了她。已經有多久,沒有聽到這樣的真心話了呢……

今日學校練習大會操,因此一回到家,她連功課都來不及寫就睡著了。一醒來,就身在這房間內,目睹了整個對話內容。雖然聽不懂,但明眼人都看得出,達魯伊絕不只是因疲累或其他理由一直坐在椅子上的。

聽見達魯伊的叫喚,她從角落中走出,靠近他的身邊。蹲下身,岳靈顫抖著伸出手,輕輕掀開蓋在他腿上、繡有綠黑線條圖騰的棉布──

一雙壯碩結實的腿映入眼簾,但岳靈幾乎是看見它們的瞬間便落下眼淚。只見那原本線條優美的雙腿都以不自然的方式彎折扭曲,纏著它們的白麻布還滲著殷紅的血,隱約還可見斷骨處的畸形突起,像是鷲鷹折翼,失去飛翔的能力。

這是什麼樣的可怕遭遇呀,尤其是對於一個視雙腳如生命的獵人而言!

「妳又哭了!在我們這,女人是不會隨意哭泣的,她們視眼淚為幸福的累積,不可白白流失。」達魯伊摸摸她的頭,「這陣子,一切都還好嗎?我很掛念妳!」

「我……我很抱歉……之前那樣對你,說你什麼都不懂……」淚珠滴在沾血的白布,暈開一片粉紅。

達魯伊嘆口氣,「沒關係,我也一樣,自私地不想妳看見我這模樣……但,我總覺得我們倆很相像,都被囚禁在牢籠,唯有靠著夢、靠著風,才能掙脫……看見這樣的我,妳還願意,帶我去妳夢中的世界嗎?」

站起身,擦乾眼淚,岳靈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嗯,好!」

屋裡吹起了一陣帶有鹹味的風。

她朝他伸出手,而他,緊緊握住了。在夢中,在風裡,他們都獲得了自由。

達魯伊閉上雙眼,盡情享受踩過熱燙黃沙後再將雙腳泡入冰涼海水的麻癢感。「真是一個美麗的地方,海水一望無際的藍。我根本沒有親眼見過海的,總以為沿著湖畔要走上一整天的湖已經是極限了。」

「是啊,總是要看見海,才能了解到自己的煩憂是多麼微不足道。我早就想來看看了,現實中卻總沒有時間。」岳靈笑著,看著身旁的達魯伊高挺的鼻樑在陽光下閃耀,「你說,是不是很神奇?不同種族、不同時空的我們居然會碰在一起,還如此心靈相通。」

「這是波里瓦的傑作吧!也許是為了彌補一些人生的缺憾。」達魯伊索性躺了下來,任由白浪拍打著他大地般的身軀。

岳靈捧起一把海灘上的沙,再任由沙子由指縫流逝,「之前,你和我說的波里瓦的故事,是你的里拉告訴你的?」

「是啊。他是個好里拉。為了我的傷,四處奔走。」

「你也會是個好里拉的。現在這種男人已經很少了,要是我,就要找你當孩子的爸呢!」為了扭轉頓時有些哀傷的氣氛,岳靈笑著說道,但看見達魯伊脹成豬肝色的臉,才發現自己似乎說錯了話,頓時面紅耳赤。

氣氛瞬間變得有些尷尬了。突然,達魯伊起身,看了看岳靈仍戴了鐐銬的手腳,走向身後那莫名其妙出現的樹林,對她一笑,「妳活動不方便,我去林子裡找些東西吃。」

看著他倉皇逃跑的模樣,她不禁在心中偷笑。

鎖鏈傳出了細微鬆動的聲音。

海邊的天色暗得很快,當達魯伊抱著滿手的烏拔果回到沙灘,岳靈已經升起火了。

「看在我是夢的主人的份上,別問我是怎麼升起來的。」岳靈板著臉,臉上都是黑炭的痕跡。

達魯伊忍住笑,「不敢不敢。來,這是我採的果子,和妳烤的海鮮一起吃吧!」

在達魯伊這個高手的加持下,火燒得很旺,除了使他們飽餐一頓,也成功抵擋了隨著夜愈來愈深而愈發由四面八方侵襲而來的寒意。星光下,岳靈呆坐在地,望著天空,滿天繁星應和著浪潮的拍打聲閃爍著,在她晶瑩的眼中翻攪。達魯伊在一旁溫柔地看著她,那平時剽悍的雙眸,此刻淌成了一池碧透的靜水。

「岳靈,夜深了,睡吧。」他說。

「達魯伊,這個社會的處境、我現在的處境,給我帶來很大的空虛和絕望。找不到生存價值的我,失去了生活的動力。但,我想,你給了我很大的力量。從沒有一個人,可以讓我的心如此平靜安穩,也沒有人,挖出我內心傷口的理由,是為了使它們癒合。」

「可是……你知道嗎?很多遙遠的星星,都是在死去前的那一次爆炸,才能讓宇宙另一頭的人們看見它的光亮。而我們所觀察到的星辰光芒,也是多年以前、也許早就殞落的星子發出的。」她想向星星伸出手,卻被鐵鍊阻擋,「我很怕,你也是這樣……」

第四章

達魯伊沉默地走向岳靈,在她面前蹲下,抓住她的雙手,放在他隆起的顴骨,「閉上眼睛。」

岳靈依言閉上雙眼,輕輕抬起右手,由他飽滿的額頭游移而下,感受他深邃的眼窩、濃密的睫毛、長年在山林奔跑而粗糙的臉頰、以及線條剛硬的嘴唇……熱淚順著她的臉頰而下,在達魯伊的面龐,觸摸到同樣的滾燙……

「全心全意感受我,即使注定要分離。我是真真實實出現在妳生命裡的,請妳,相信這一點……」

「達魯伊,那麼我們走了,保重身子呀。」里拉、里娜踏出門外,巴告巫師隨行在後。達魯伊沒有漏看巴告巫師望向他時的悲傷神色。

他們還沒走多遠,達魯伊就聽見里拉壓抑的問話聲:「巴告巫師,長老會的判決如何?」

一段長長的沉默。

「巴告巫師,您快說呀!達魯伊他,到底會……」這次是里娜的聲音。

巴告巫師深吸了一口氣,語音顫抖,「……長老會堅持,要以部落對於無用之人的古法判決。明日執行。」

里拉不平憤怒的呼喊和里娜淒厲悲涼的哭叫都已經離他很遠。闔上眼,嘆了口氣,達魯伊如臨大赦,眉間是一股放下生命重擔的輕鬆。

雷聲轟隆,浪濤沖天。這次的夢境不如以往溫柔,舉目所及皆是陰沉厚重的烏雲,大海黑暗的浪沫打在尖銳的礁石上,濺了岳靈一身,風吹得她完全站不穩,手腳上的鐐銬使她即使跌倒了也站不起來。這裡是哪裡?達魯伊呢?

「岳靈,岳靈!」遠處傳來熟悉的聲音。還沒反應過來,她就被納進一個溫暖厚實的懷抱。「達魯伊?」靠在他懷裡,聽著他安穩的心跳,不知不覺間,身邊的景色逐漸恢復平靜。波光粼粼的海映照著夕陽的殘輝,向那遙遠的另一頭延伸……

「我……是來跟妳告別的。我的時間已到,必須離開了。」他笨拙地摸著她的頭髮,「長老會已判定我是無用之人,為了部族的存續,我必須死去。」

岳靈猛地抬頭,「你說什麼?瓦多大神呢,波里瓦呢,他們怎可袖手旁觀?這不公平!」

「岳靈,這就是瓦多的鐵則,有生有死,生生不息,不分誰貴誰賤。而我也真的已經累了。但妳不同,妳有活下去的可能與希望。妳說的對,我就是那顆消失前還要奮力放出自己最後能量的星星,即使已經離開了很久很久,仍希望妳可以被我的光芒照耀著。」

「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妳了。別哭,別浪費妳的幸福。思念我的時候,就擁抱風吧,妳就會發現,其實我一直在妳身邊……」

達魯伊握住岳靈的雙手,輕輕碰觸那禁錮她的手銬腳鐐,瞬間,鎖鏈灰飛煙滅。而後,他也就這樣,帶著滿足的微笑,一點、一點的淡化消失……

「再見了,我的烏舒瑪……」

「小姐,歡迎來到波里瓦博物館!」

不理會年輕導覽員的逢迎,岳靈逕自走到展示櫃前欣賞瀏覽。看著泛黃麻布上繡著的熟悉綠黑圖騰,她雙眼發酸。用手貼著防盜玻璃,她喃喃唸著:「烏舒瑪……」

原本坐在導覽員椅上打盹的老人突然睜開眼,「妳說什麼?妳怎麼會說波里瓦語?」

岳靈被嚇了一跳,「這……曾有人這麼叫過我。請問老爺爺,烏舒瑪是什麼意思?」

老人笑了,「烏舒瑪啊……是自由的意思。它是瓦多大神賦予的最高層次的自由,比山高、比海廣。孩子,這是很深切的祝福,帶有滿滿的能量喔。為妳取這名字的人,一定對妳有著深深的期望!期望妳能活得比誰都自在、飛得比誰都高……」

走出博物館,徐徐微風在她身旁環繞。是七彩的顏色,她終於看到了。

「達魯伊,已經沒事了,我會好好的,活下去。」

(下)

標籤:里瓦舉報

相關新聞:

    “波里瓦谷的風”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波里瓦谷的風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