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感的柯P與傲慢的「查理」

台北市長柯文哲被英國官員「送終」事件,在網路上引起不大不小的討論。

然而,對於「送終」事背後的同理心與禁忌議題,似乎大家都少深究,反而整起爭辯被導入藍綠政治符碼的歸類和解讀。有報紙刊出一篇評論說,整件事的癥結在於,柯文哲對於中國人三個字欠缺清楚辨識。年輕人被以中國人指稱時,都知道要糾正對方,但柯文哲就是沒有敏感度。

這口氣讓我想起法國《查理周報》,因刊載諷刺回教先知的漫畫引發血腥慘案,與事後一些來自中國的反應。在《查理周報》的例子,新華社評論認為新聞自由該有限度,馬上有人跳出來指責,中國官方奢談尊重不同信仰,乃「反映了中國傲慢的外交姿態」。批評者認為,《查理周報》固然缺少對異文化的尊重,但中國官方也在新疆汙名戴頭巾的維族回教徒。

而更複雜的是,天主教教宗赴菲律賓途中,也談到此事,也說侮辱他人信仰就是挑釁,還說若有人詛咒他母親,教宗會賞他一拳!教宗此言一出,立即引發正反議論,身為教宗,修養應極高超,怎能對他人飽以老拳?

當年筆者到美國留學,學校第一天入學,就辦了文化差異的課程,警戒外國學生切莫不小心說出「N字(negro黑人)」。其實在美國,黑人自己也常用那個N字,但因牽涉美國畜養黑奴的歷史,已變成其他族群不該碰的語言禁忌。美國甚至重新編輯了馬克吐溫寫黑奴的幾部小說,刪除所有禁忌字眼,推出「淨化版」。

台灣這次「送終」風暴裡,較令我訝異的是,英國曾統治香港那麼久,竟連基本的文化差異與禁忌都不在乎,就難怪法國《查理周報》把觸犯不同文化傳統,視為理所當然。

但深究起來,《查理周報》無所不挖苦,是以嘲諷的反骨去面對法國當前種種難以解決的矛盾。相對而言,英國官員對亞洲禁忌的不在乎,反而更接近自大的文化中心主義。倘若英國人可把無知當成衝撞「送終」禁忌的藉口,那麼,亞洲人到美國,因不太懂英文,指著黑人說negro,又何錯之有?但事情真能如此看待嗎?

「禁忌」代表了一種令他人不愉快的惡意,我們自己或許無所謂,但無權要求別人不在乎。

藝術家或評論者可通過同理心化解惡意帶來的負面感受,但卻也有知識分子很愛藉玩弄筆墨掀起滿天波瀾。不可諱言,對於某些評論者,尤其留學歐洲的藝術評論者,歐洲是「文明搖籃」,歐洲價值就是普世價值,但時代畢竟不同,如今地球村裡面,各種文化接觸頻繁,互相尊重是常識,也才堪稱為真正的教養。

“無感的柯P與傲慢的「查理」”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無感的柯P與傲慢的「查理」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