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聽我暗示《不要想藍色大象》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平安文化《不要想藍色大象》】

內容介紹:

書名:《不要想藍色大象
作者:托爾斯登‧哈芬納&米歇爾‧許匹茲巴特
譯者:姬健梅
出版社:平安文化
出版日期:2015年2月2日

人多不會錯,跟著排隊就對了!

如同書名「不要想藍色大象」,我們的思考其實很容易受到別人左右,並不如我們所以為的那麼自由。別人的看法往往會影響我們的決定,如果別人認為值得追求的東西,就會提高那件東西在我們心中的價值,於是我們的日常生活被各種各樣的「暗示」所操控,所謂的「自由意志」只是一種假象!

那要如何才能讓我們的思考掙脫桎梏的魔咒,重新獲得自由呢?讀心大師哈芬納特別和德國名醫許匹茲巴特攜手合作,藉由許多實驗例證,教我們從了解思考和感官的運作開始,再透過呼吸技巧、放鬆練習、視覺想像和錨定效應,跳脫舊有框架,改變看事情的角度,進而建立「正確的思考」。

書中並提供了加強記憶力的小技巧,以及顛覆傳統認知的大腦研究最新成果,而唯有加強思考的力量,不僅會影響我們的身體,也將帶領我們超越自己,成為自己真正的主人!

新書內容搶先看:

關於自由的童話

真空

假設你和某人共度了一個愉快的夜晚,你覺得對方很迷人,想進一步認識對方。問題在於:你還沒有對方的電話號碼。要想提高你拿到正確號碼的機會,你能怎麼做?

很簡單:設法影響對方。這比你想像中簡單得多。去找支筆和一張紙,如果你手邊就有,那樣更好。把紙撕成兩半,在其中一半上寫下你自己的電話號碼。這半張紙你先留著。現在把另外半張紙連同那支筆一起遞給對方。對方多半會接過去,因為不接過去太不禮貌。接著幾乎每個人都會寫下他的電話號碼,再把紙遞回來。秘訣在於你先示範給對方看了要做什麼。接著你製造出一個真空,亦即一種需要做出行動的情況。我們不喜歡真空狀態,會嘗試把它填滿,可是偏偏你自己沒這麼做,從而迫使對方去做。這樣一來,你成功的希望就大幅提高。

身為作者和表演者,我接受過許多訪問。這幾乎總是一大樂事,因為我喜歡認識不同的人,和他們聊天。其中很棒的一次是德國《時代報》所做的訪問,這個機會讓我有幸結識了知名主持人兼作家羅傑‧威廉森(Roger Willemsen)。我從很久以前就很欣賞他,而他打電話到我家裡,邀請我在慕尼黑和他碰面。那是一次很愉快的經驗。談了兩個小時之後,他關掉了兩具錄音機(沒錯,確實是兩具,為了保險起見。他說他不信賴數位錄音機,類比式錄音機──也就是舊式錄音帶──比較可靠),我們又聊了些私人的事,當然也聊起音樂。其實,只要跟我談話超過五分鐘,就不可能不聊起音樂。例如,我的舞台技術人員和我經常長時間搭車到處跑,我們可以聊音樂聊上幾個星期也不厭倦。在我跟威廉森聊天時,我們談到引導交談對象說話的各種技巧。我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很厲害了,但威廉森更是箇中高手。我們兩個都很喜歡「真空」這種技巧,在電話號碼那個例子中我已經描述過。運用在談話中,這種技巧起作用的方式如下:你提出一個問題,等待對方回答。如果你覺得對方的回答不夠詳盡,你就堅決保持沉默。對方感受到令人厭惡的真空,就會用說話來把它填滿。比起你立刻繼續追問,藉由真空這種技巧,你往往能得到更多資訊。我已經期待著再過幾年能把這個技巧用在我女兒身上:「怎麼樣,你們昨天晚上都做了些什麼呀?妳和妳那個新男友?」

從眾本能

我們往往認為人多就不會錯。再仔細思考一下,就會明白這句話不正確。否則像「摩登語錄合唱團」或專播德語鄉土流行歌曲的節目有可能成功嗎?可是這個節目的確存在,而且擁有我望塵莫及的高收視率──而「摩登語錄合唱團」的唱片在全球熱賣幾百萬張,實在不可思議。這讓我想起一件往事。一九八六年,我和父母親去到馬拉威的熱帶叢林。為了抵達我們的目的地,我們在吉普車上坐了好幾個鐘頭,穿越異常美麗的無人地帶。那兒幾乎什麼也沒有,但卻有可口可樂,而從古老的電晶體收音機裡傳出「摩登語錄合唱團」的歌曲。這就證明了人多也可能會錯(請別跟「眾人的智慧」混為一談……)。然而,在我們內心深處,我們卻全都具有從眾本能,認為如果許多人都做某件事,那件事想必是正確的。按照這個基本原則,我們也會憑直覺做出決定:照其他人所做的去做。

這種追隨多數人的現象有時也以十分直接的方式表現出來。例如,一座大城市裡的人行道如果特別寬,行人並不會平均以雙向使用這條人行道,也不會使用整個面積,而是會走出一條線道。這條線道自然而然總是在人行道一側,而且總是與我們駕駛車輛的方向相同。在德國,從遵行方向來看是右手邊。我們不假思索地跟著人潮走。因此,二○○六年德國舉辦世足賽期間,在多特蒙德市,德國球迷和日本球迷在一條很寬的地下道裡幾乎相撞。雖然那條地下道的寬度足以讓所有的人通行,但這兩群球迷以相反的方向走在同一側,差點就無法通過。原因在於:在日本,車輛是靠左行駛。

我們也會不自覺地利用別人的肢體訊息來校正我們的行為。這一點我在搭飛機時常常觀察得到。在飛機降落以後,如果有人不知道正確的出口在哪個方向,他在站起來時會先猶豫一下。而那些已經曉得該往哪個方向走的乘客則會立刻開步走。周圍的人會看出這種行為並且加以模仿。大家都跟著那些目標明確朝著機門移動的人,因為這些人顯然擁有正確的資訊。行為生態學教授克勞塞博士(Jens Krause)在《南德日報》上說過:「在我們去思考我們所觀察到的行為之前,我們會先加以模仿。」這樣做可以節省精力。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行人穿越道的紅綠燈前:好幾個人在等紅燈變綠。突然有一個人向前走,雖然紅燈還亮著。這時其他人往往會本能地跟著走,並未去查看號誌,也沒有多做思考。科學家把這種行為稱做反射性的跟隨。

就連我們走路的速度也會受到其他人的影響。就這件事而言,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習慣,行人的速度在每個國家都不一樣。針對這件事甚至做過實證研究。看到這種研究報告,我會納悶科學家去做這種研究的動機何在。如今我們知道在不同的洲、不同的國家裡行人的平均速度。好極了!是啊,人類有飢荒、愛滋病和癌症等各種問題,而我們卻在研究不同國家裡行人的速度。這表示這是大家想知道的事!好吧,至少做這個研究的人當中包括英國心理學家韋斯曼(Richard Wiseman),而他是我很欽佩的學者。研究結果是:新加坡的行人速度最快。這個城市國家的居民每秒鐘走一點七公尺,比其他地方的人都快。

柏林市民的平均步行速度是每秒鐘一點六公尺,也不算慢了,但卻只排名第七。最慢的行人來自馬拉威,那裡的人每秒鐘只走零點六公尺,當年我倒是沒有注意到。如果這是事實,我倒想知道,為什麼這麼多世界頂尖的短跑選手來自非洲,而不是來自新加坡。

在某些情況下,我們對自己念頭的控制力很小,行為經濟學家艾瑞利(Dan Ariely)在他的傑作《誰說人是理性的?》中也指了出來。根據他所做的許多實驗,他證明了我們的行為非但不理性,而且這份不理性還是可以預知的!不單是我在表演節目中仰賴這份可預知性,廣告商、售貨員和所有那些想說服別人相信某件事的人,都利用這份知識。

受情緒牽引

想像你剛剛橫越了一座深谷。谷深大約七十公尺,要越過深谷,必須從一座搖搖晃晃的木橋上走過。這座木橋由木板連接而成,就像你在電影《魔宮傳奇》裡看過的那一種。現在請繼續想像,你在橋的盡頭遇見一位陌生人。在這一刻,你會覺得對方更有吸引力,比起你只是在賣香腸的小吃攤旁遇見對方。

心理學家唐納‧達頓(Donald G. Dutton)和亞瑟‧阿隆(Arthur P. Aron)就是以這個實驗而在學界成名:一九七三年夏天,他們讓男性受試者從這樣一座吊橋上走過。這座吊橋位於溫哥華附近,寬一點五公尺,長一百五十公尺,搖搖晃晃地帶著行人橫越一座令人屏息的深谷。一個漂亮的大學女生等在橋的盡頭。她當然不是湊巧站在那裡,而是受雇於那兩名心理學家,來參與這個實驗。

那名大學女生向所有剛剛過橋的男性攀談,由於剛剛過橋,他們的腎上腺素含量特別高。她告訴他們她正在寫一篇有關當地風景名勝的報導,想請教他們幾個問題。接下來是這個實驗最重要的一部分:那位漂亮的大學女生把一張紙條遞給這些血液裡還充滿腎上腺素的男性,上面寫著她名字和電話號碼,她用的名字是葛洛莉雅。如果他們想更進一步得知有關這篇報導的事,可以打電話給她。

不久之後,同一名女子不再站在吊橋盡頭,而在附近稍遠處的公園裡。在那裡,過橋的事已經過了好一會兒。她向路過的男性說了同樣的故事,最後同樣給了他們她的名片,這一次她用的名字是朵娜。在那之後幾天,二十五名男子當中有十三名打電話給葛洛莉雅。朵娜則只接到七通電話!這個結果在那兩位科學家預料之中。這個有名的吊橋實驗支持了他們的假說。自豪的雄性生物血液中充滿腎上腺素,由於穿越吊橋的英勇經歷而被激勵,身體處於激動狀態。這個狀態明顯源自先前通過危險吊橋的經歷。但他們沒把這種亢奮狀態歸之於真正的引發者,而歸之於那個漂亮的大學女生。心理學家稱這種現象為「歸因謬誤」。也就是說,那些男子不自覺地以為是那個漂亮的大學女生使得他們感到興奮、心跳加速、膝蓋顫抖,而不是那座吊橋。他們想要再跟這個女子見面,於是就打電話給葛洛莉雅。

到了公園,過橋的事已經過了好一會兒,體內的腎上腺素又回復到正常值,那些男子比較沒那麼「雄赳赳、氣昂昂」了。這時,他們的身體上沒有出現信號,來向他們暗示朵娜在他們身上引發了平常少有的情緒。

這種「歸因謬誤」證明了我們的思考是多麼不自由。我們感覺到自己的情緒,不由自主地按照情緒來行事,卻不知道是什麼引發了我們的情緒。所以,如果你認識了某個人,覺得他很有吸引力,那你就不該邀他去一家乏味的餐廳,而應該邀他一起去看一部懸疑緊張的驚悚片,一起去坐雲霄飛車,或是去攀岩。對方自然而然會以為是你特別令他興奮。當父母禁止青少年子女和他們渴慕的對象見面,同樣的情況也會發生。這些青少年當然會偷偷見面,這使得整件事變得更加刺激。而青少年會誤以為這份興奮來自父母禁止他們去見的伴侶。這樣一來,父母親的禁令正好達到了反效果:禁令所帶來的誘惑力使得所愛慕的對象更加具有吸引力。所以,似乎就連科學也證明了自由意志是種錯覺。

●本文摘自平安文化《不要想藍色大象

“現在聽我暗示《不要想藍色大象》”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現在聽我暗示《不要想藍色大象》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