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台灣‧找自己~三位阿姊的青春逆行

年過四十、邁入主婦資歷十多年,正職侍候家裡老小,就不能再有夢想嗎?對社會就不再有「貢獻」嗎?

 

三個女人,二十多年前復興美工的同班同學,畢業二十年後重拾畫筆,有人走畫紀錄台灣寂寥的老車站;有人塗鴉畫療癒喪親之慟;有人為巿井小販留存生活姿態,實踐夢想的同時,還回饋社會,以畫作行善,兩年為偏遠弱勢的社福團體創造逾五十萬元的公益募款。

 

2015/2/7~3/31,《畫台灣‧找自己三位阿姊青春逆行》聯合畫展,由擅長水彩速畫的孫傳莉、原本筆插畫的小雅以及版畫的黃庭均,分別以《寂寞‧車站》、《給媽媽的畫》以及《流動的巿場》為題,舉辦少見的「主婦聯合畫展」。呈現不只是家庭主婦仍不放棄尋夢的精神,更是一種台灣最動人的「樹菊精神」,小人物為台灣社會創造的大能量。

 

孫傳莉的《寂寞‧車站》,是她於走畫花東時,為花蓮十個只有慢車停靠的小車站留下的紀錄,這些車站也曾有過風華光輝的歲月,在時代浪潮演變中,或隨城巿没落而沉寂,或因經濟蕭條而冷清,有些車站已成無人招呼站,有些一天僅有三、五人進出。傳莉畫下這些小站寂寞的身影,再聚些許目光注視。

 

因見台灣近年來都巿更新與土地開發喪失公義引發的社會運動風起雲湧,勾起原本已是單純主婦的傳莉,澎湃的心。「我是媽媽,但我也想參與這些運動,也想為社會做些什麼?我會畫畫,也只會畫畫,所以想用畫畫來做社會運動。」她說。

 

2013年起,鬧了場小小家庭革命後,傳莉重拾當人母即丟掉的畫筆,以走畫方式,原本計畫一年內完成一個主婦的環島夢,結果光在花東,就讓她沉溺了一年。連續兩年,把走畫的作品在年終時結集成月曆,獨力上網義賣,分為籌得了十幾萬和三十幾萬,2014年捐助給正在籌建的南迴醫院;2015年則替長年守護在玉里山腳照顧成年智障者的安德啟智中心添暖。[nop]

 

平和車站/孫傳莉。平和車站位於壽豐鄉。1934年應木瓜山林場請求設立,站體平凡和氣,像一只讓人願意把自己「收進去」的盒子。[/nop]

小雅《給媽媽的畫》,則是她喪母後的自我療育的成果。

 

雖然也是復興美工,但唸的是平面設計,自認身在畫畫高手如雲的復興時,「我根本像個復興劇校的,是不會畫畫的那個。」大女兒已上高中的小雅,同樣是當了人母後變由職場淡出,更別說從來都不擅長的畫畫。

 

但兩年多前喪母後,原本是家裡受寵小女兒的她,突然驚覺自己再也不是女兒、而全然是一個母親,自我封閉、消沉。一次突然拾起桌上的原子筆,便如同「通靈式」的畫起來,一筆接一筆,她稱為「連連畫」,每個作品都沒有打草稿,也沒有預設的構圖,筆隨心走,她認為是天上的母親再把畫畫帶回她的生命。[nop]

 

寧靜/小雅。張開眼睛想不透、看不清的事情。闔上眼後,變得清晰。[/nop]

小雅好動的七歲小兒子,也跟著她一起畫,只有在畫畫的時刻,神奇似的安定下來。母子連連畫,連起的是三代情。同樣連續兩年,小雅以自己的作品和兒子的作品結義賣,捐助基督教芥菜種會。

 

黃庭均現服務棄嬰出養的NGO組織,出校園後即與畫畫美術分道揚鑣。三年前,意外從網路上看見台灣版畫家侯俊明的作品,道道刀劈的線條如神明的凝視,令自己無法迴避無處遁形;兩周後,重新買刀、買紙,重新做一次美工科的學生,是出發、亦是歸人。

 

透過木刻版畫,將她生命經驗中的傷痕與塊壘,一刀一刀釋放,沙沙的刀聲,更似撫慰的低語。選擇投入做工最繁複、又易被視為「印刷品」而讓創造力與意念被輕忽的版畫,如同一種宗教的沉潛修練。她帶著相機進入山林和巷弄間,捕捉自己與土地的連結。

 

此次參展的《流動的巿場》系列,是她平日行經碧潭家附近的舊巿場時採集的畫面,在那些再尋常不過的人物中,刻出了潛藏的流動生命力。[nop]

 

巿井系列2/黃庭均。檳榔路市場唯一的黑豬肉販,整個市場最早開燈備料的特早場。年輕老闆是快手電動鋸骨手,見人就笑,生意特好,一年下也來從消瘦到福態。[/nop]

因為重拾畫筆,這三位主婦重回青春熾熱的歲月。她們以環島走畫、親子塗鴉、日常紀錄的方式,呈現出對台灣土地、親情及庶民的情懷,三個面向交織起來,也是在傳統與自我間拉扯、平衡的台灣五年級女子自畫像。

 

三十幅畫作,是三位阿姊為台灣增添的動人情懷;也為自己找到的生命失落的一片。

[nop] 

畫台灣‧找自己三位阿姊青春逆行

活動官網:http://treestreet405.wix.com/tree#!-exhibition1/c16ct

展出時間:2015.2.7~3.31

展出地點:富錦街這裡(台北巿富錦街405號2樓)

預約看展:(02)27633802[/nop]

 

“畫台灣‧找自己~三位阿姊的青春逆行”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畫台灣‧找自己~三位阿姊的青春逆行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