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筆記/「柯」政不必「苛」

今天要講的是真實的人,說真實的事。

一月廿四日,犯下台北西門町停車場雙屍案的凶嫌陳福祥在桃園市落網。我和關心這起案件的人一樣,為警方能迅速破案感到開心。傍晚進到公司上班,在網路上看到警方攻堅的畫面,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心裡一驚,馬上打電話給員警友人,劈頭就問:「你有參加這次攻堅行動了嗎?」

友人說,「有,當時我就在那間房間裡,我和陳福祥有面對面的接觸。」

員警友人從前一天晚上就在現場待命,我問,即然那麼早就抵達,為什麼拖到隔天清晨六點多才攻堅?友人說我,警匪槍戰片看太多了,這次行動活生生的在抓亡命之徒槍擊要犯。

第一,情資顯示,陳福祥擁有強大火力,攻堅員警要有萬全準備。

第二,陳福祥藏匿地方是出租套房,大樓裡面還有許多平民,警方行動必須萬無一失,確保不能傷及無辜。

第三,警方要攻堅,包括牆壁的厚度能否承受子彈射擊?要不要用催淚彈?還是人員用強力撞門?這些變數都須要完善的沙盤推演與腹案。

我說,「你應該告訴你的小孩,他爸爸是英雄。」

友人回我,「從接到上級長官命令準備逮人,到順利完成任務,我都不敢告訴我老婆,怎麼可能會跟小孩說。」

我問友人「攻堅時在想什麼?」他說,「當下緊張的讓人腦袋一片空白。不是身歷其境的人,不會了解現場的壓力。」「不是第一線的人,永遠無法預測,陳福祥會不會開槍反擊?」「如果陳福祥頑拒抵抗開槍駁火,會不會有人傷亡?我會不會中彈?」

我說,「柯P說還有改善空間」,友人說,他也聽到了,但是長官的評論也只能尊重,再檢討、改進。

結束談話,我歸納友人「關心」陳福祥案的重點是:一、任務達成;二、沒人傷亡;三、擔心家人知道;四、其實員警也害怕。

柯文哲在陳福祥案,隨興說了一句「還有改善的空間」,不僅與一般人的理解差很大,也與基層、第一線執勤的員警認知南轅北轍,遭來「冷血市長」之譏。

柯文哲曾說,「我比酷吏可怕。」其實,在史書中,「酷吏」即要「酷」,更要有「能」。不僅要有打擊權貴、對豪強財團絕不寬貸、嫉惡如仇的「酷」,也須有領導、治理、帶人的政治才能。

柯文哲施政追求效率、履及劍及的執行力,是他贏得七成滿意度的主因,但為政之道,亦應懂得「去殺由仁」,才不會流於自以為是、一意孤行、嚴厲苛薄。「柯」政不一定要「苛」也能服眾。

“聯合筆記/「柯」政不必「苛」”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聯合筆記/「柯」政不必「苛」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