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筆記/羊角扶搖吧,台灣!

再過半個月就是春節了,送走馬年,迎來羊年,人人都盼「喜氣羊羊」,但是,若我們所寶愛的台灣不先「羊角扶搖」,何從「三羊開泰」?

羊角扶搖,是旋風,是氣魄,是高瞻遠矚,是雄才大略,是英雄造時勢,恰像大鵬展翅就能風雷動、雲霧開,直上青天九萬里,天地朗朗。羊角扶搖,也可以或必須是一種時勢造英雄,它是旋風,能讓大鵬順勢而起,「絕雲氣,負青天」,落實在台灣,它就應是友善、健康的優質民主環境。

羊角扶搖,語出莊子〈逍遙遊〉,有一段大鵬鳥和小麻雀的寓言—鵬是大鳥,翅膀像從天上垂下的雲,一展翅即掀起水面幾千里水花,摶起羊角扶搖的旋風,衝上九萬里高空;小麻雀笑大鵬,你這是幹嘛呢?我跳上跳下幾公尺,遇到大樹或時機不對,飛不上去就不要飛啊,在地上蹦蹦也很好嘛,我在雜草間來來去去也是一種飛啊,你幹嘛一定要飛到那麼遠的南海呢?

大鵬之所以為大鵬,麻雀之所以為麻雀,從見識和志向就決定了。大鵬固然一展翅就可掀起「羊角扶搖」這樣的旋風,很快就可飛到目的地;但若有千萬隻麻雀,尖著千萬張嘴,扯著大鵬每根羽毛、啄著大鵬的頭和眼,大鵬縱有能直上青天九萬里的能力,最後也可能癱在地上變成一塊大抹布。

即使是大鵬,也要大風相助,「風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翼也無力」。我們常嘆台灣沒有人物了,是沒有「人」?抑或我們有一個專門坑殺「人」的臭酸環境?我們不僅不給大鵬可以振翅的「羊角扶搖」旋風,還用立法怠惰拖磨他、用各式帽子壓垮他,最後用口水淹死他,沾沾自喜認為這就是民主。就算我們現在還有尹仲容、李國鼎和孫運璿這樣的大鵬鳥,在這樣的環境還能飛得起來嗎?

摩根投信剛公布的對旗下客戶調查,去年台灣景氣代表字「滯」獲百分之四十三支持率。滯,停滯,呆滯,可怕的是我們不是停在原點,因全球化巨輪飛快向前,我們早已被拋在後面。當各種自由貿易協定改變了國家主權的傳統定義,我們卻仍每天閉門空喊台灣主權,對什麼都說NO,幾乎沒發現世界根本連地圖都變了,而我們連談判桌都坐不上去。

今年涵蓋三大區域的自由貿易協定(TPP、RCEP、AEC)就要上路了,這個超級經濟圈涵蓋全球近六成人口,我們對它們的出口額占台灣總出口百分之七十五。不論我們是否被納入,不管我們多不喜歡,都不可避免被嚴重影響,我們卻還自行五花大綁,即使被列為優先法案的自由經濟示範區草案,卡在立院諸公手上,一個會期也只審四條,現在還要求政院乾脆撤了。嗚呼,在全球化充滿競爭的殘酷規則裡,自外於此,我們不僅失去經濟地位,連地緣政治的戰略地位都不保,這就是我們要的孤絕之「獨」嗎?這樣的國家還能談主權、尊嚴?

我們落後太多太久了,再繼續相互啃咬下去,我們還有幾次機會選總統?羊年,正好提醒我們,衝出闇黑,「羊角扶搖」,直衝九萬里。

“聯合筆記/羊角扶搖吧,台灣!”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聯合筆記/羊角扶搖吧,台灣!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