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開講》社工的憤怒與鬱悶

◎許少平

社工從事的工作幾乎可以與底層邊緣弱勢畫上等號,但社工本身也是弱勢的一群,弱勢服務弱勢,這是多麼可悲的一件事。

對台灣政治長期以來的不滿是我們年輕人心中普遍的聲音,而對於扎根底層弱勢服務的社工人而言,更是有很深的憤怒與鬱悶,然而我們知道自己的那種負面情緒感受源自於內在深層的挫敗感,因為長期從事弱勢者的服務工作,知道病友與弱勢家庭族群的困境,而身為一名社會工作者,翻轉他們的人生是我們工作的最大目標。

但是,長期以來的社會不公義、分配不平均、政府無能貪污腐敗,弱勢者卻永遠不被積極重視,而對照政府政客圖利勾結財團與貪污,並犧牲弱勢族群,那種絕對剝奪弱勢人民姿態,在社會底層服務的我們,內心憤怒鬱悶就成為一種必然的挫敗。

有時候心想,那些圖利貪污的錢拿來從事弱勢服務並創造積極福利是多麼棒的事,但是事實上並非如此單純,權力者的傲慢與自私野心像成癮般的需求無度,所以我們也知道台灣的公平正義絕對有極大進步空間。

感謝每位努力付出的社工人,我們知道不公平、不正義仍存在,但我們必須守住台灣每個角落的公平正義,由下而上的公平正義持續中,我們不發聲不是我們冷漠,而是我們這些存在社會弱勢角落工作者正在努力聚集改變的能量,形成下一波的改變浪潮。

(精神科社工師)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 社工從事的工作幾乎可以與底層邊緣弱勢畫上等號,但社工本身也是弱勢的一群,弱勢服務弱勢,這是多麼可悲的一件事。(資料照,記者江志雄攝)

    社工從事的工作幾乎可以與底層邊緣弱勢畫上等號,但社工本身也是弱勢的一群,弱勢服務弱勢,這是多麼可悲的一件事。(資料照,記者江志雄攝)

“自由開講》社工的憤怒與鬱悶”評論:

即時代誌:
本週代誌:
即時熱詞:

關閉

按讚了解最新資訊

關閉

自由開講》社工的憤怒與鬱悶
您的意見(必填)
提交關閉